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莫言的学历与学力

2017-06-25 00:03:13 来源:红网 作者:梁守泰 编辑:田德政

  也许世人未曾料到,一个小学肄业的人民公社小社员,竟登上世界文学的最高领奖台。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莫言,硬是靠他的毅力和成就,演绎了一个从小学生到大作家的令人惊叹和反思的传奇。

  命运坎坷的莫言生不逢时,在他上学的年龄正值大跃进、人民公社和混乱动荡的“文革”。他5岁上学,11岁时因造反和家庭成分问题,尚未毕业即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不得不辍学成为一个“广阔天地”里的牧童。可怜的他,连一纸小学文凭都没拿到。

  在历经周折入伍之后,莫言于1984年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拿到大专文凭。在军艺就读两年,主要是听一些知名作家、学者授课。在求学期间,他坚持有选择地上课,觉得价值不大的讲座就干脆不听,到宿舍自学和写作。成名作《透明的红萝卜》和《红高粱》等,就是这时候写就的。

  后来,莫言又就读北师大鲁迅文学院创作研究生班,获文学硕士学位。而据他个人回忆,自己的研究生学历是滥竽充数,徒有虚名。读研期间,他先后有两次因不去上课差点被学校开除,连毕业论文也是老师帮助完成的。

  毋庸讳言,莫言只接受了5年的正规教育,他的正式学历就是小学,他并没有真正读过大学。他军旅生涯中所接受的是成人教育、学历教育,与通常意义上的全日制大学有很大区别,具有较为浓厚的“镀金”色彩,这是我们国家不可否认的教育现实。用莫言自己的话来说,他后来取得的学历都是“野狐禅”。 如果说,他的军艺学历有一定的“含金量”,对他的文学创作还有所裨益,那么,他的北师大研究生学历就是有名无实、意义不大了。

  学历,是指一个人的学习经历;而学力,则是指一个人的学习能力和所达到的知识水平。学历只是一种“包装”,学力才是一个人的真才实学和真正实力。其实,我们不必计较莫言到底是啥学历,上过哪所大学,在高学位、高文凭满天飞的今天,他的学历确实“不咋的”。然而,以低起点一路走来,达到了世界文学的巅峰,恰恰昭示出他的超强学力和高才硕学。

  据莫言自己回忆和其传记作品记述,他很小就喜欢看忆苦戏,到集市上去听书,经常听大爷爷、爷爷、三叔和老爹老婶们讲狐仙鬼怪、神话故事和历史传奇等。这对一个未来的作家来说,是一种比单纯在课堂上听课更重要的学习。他的作文经常被当做范文,甚至拿到中学宣读。辍学前后,他通读了中国古典名著、文革前出版的几十部长篇小说和鲁迅的作品,学完了哥哥的中学课本。没有书读了,他就读《新华字典》,而且读得很熟,能够找出其中的差错,以至被夸张为“倒背如流”。从军期间,他参加了党政干部基础课自学考试,差点拿到大专文凭。为了教学,他还“恶补”了包括《政治经济学》在内的理论书籍。你看,他的学力岂能是一般人所达到的?甚或连大学毕业生是否能够达到,恐怕也是一个不小的问号。

  有学者对293名外国作家做过统计,其中一半以上的没受过高等教育。另据统计,在600名中外著名作家中,有90%左右的人未上过大学文学系(中文系)。从文学史上看,不管是否上过大学,作家们的经历可以有很大不同,但他们的成功却有共同之点:都有丰富或比较复杂曲折的生活经历,阅读了大量书籍,爱动笔,有反复写作的勤奋实践。可见,对作家来说,学历并不重要,起决定作用的是经历和阅历,是自学能力、写作技能。这也佐证了莫言成功的“可行性”。

  学历不等于学力。学历固然必要,学力更为重要。对于一个人的成长和成功来说,起决定作用的是学力,而不是学历。高学历者可走向成功,低学历者也能终成大器。鉴于此,我们每一个立志成功者,大可不必为自己学历低而懊悔和自卑;对于承担识别、选拔和使用人才的部门及其领导来说,也不必唯学历是举。这,便是莫言成功给我们的一点启示。

  (文/梁守泰)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