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我眼中的吴晓波作品:一个普通读者的视角

来源:红网 作者:都大伟 编辑:田德政 2019-02-03 21:06:27
时刻新闻
—分享—

  临近春节之时,体力和脑力总会形成鲜明的对比:身体活动上忙忙碌碌,但大脑总算可以如钱锺书笔下的偏见一般,得到一段“思想的放假”,于空闲之中意兴徜徉、浮想联翩,思虑一些平时没空去想的东西。当然,其中的大多数仿若萨尔茨堡的树枝,没什么实用之处,但如果仔细品品,也是大有嚼头。

  吴晓波先生的文字就是其中一例,这也是我最近正在脑海中回味的。

  各种腰封上,都会介绍吴晓波是“财经作家”。的确,因其代表作《大败局》《激荡三十年》《跌荡一百年》《浩荡两千年》,皆以不同时代的中国经济为主轴,并且都着力刻画了不同时代的中国企业群像,给他的身份头衔冠以“财经”二字,一点儿也不过分。不过,让我更加心旌飞驰的,其实是“财经”后面的“作家”二字。

  作家吴晓波的作品,文字确是一流。

  早先一个偶然的机会,读到了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上册,第一感觉就是其文字的华美和形式的创新。就《激荡三十年》而言,其篇章结构之严整考究、段落用词之精雕细琢、叙事描白之行云流水,都给了我耳目一新的奇妙感觉。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的他,将自身扎实的文字功底在一个又一个故事中、在一本又一本书中完美地呈现出来。实际上,在后来许多新媒体有关某一专题改革四十年的文章中,都能看到对“吴氏风格”模仿的痕迹。我的文字风格受吴晓波的影响也非常大。譬如,吴晓波在《激荡三十年》《浩荡两千年》中习惯于在每个章节开头加一段能够形象概括本章节的引语,或为诗句,或为歌词,这个有趣的形式给我的影响就特别深,后来看冯军旗博士的论文《中县干部》也采用了这个形式,当时就倍感亲切。

  吴晓波的作品,不仅是文字一流,对内容的把握更是一绝。

  如果把写作比为绘画,那么吴晓波堪称是一位将白描和油画技术同时修炼得炉火纯青的高手,将宏大叙事和细节描写结合得恰到好处。《激荡三十年》的第一章,时间起点是1978这样一个标志性的年份,如果让专业的历史学家来写这一本书,对这一年的刻画可能就很容易流入只有宏大叙事、缺乏细节刻画的俗套。但吴晓波却处理得非常好,将新闻记者特有的温情和敏感糅入改革开放的宏大叙事中,为我们揭示了改革元年中许多小人物的命运。更难得的是,他笔下的宏大叙事和细节描写不是脱节的,而是能够相互引证、互为补充,例如对鲁冠球、吴仁宝、禹作敏这三个“小人物”在那个禁忌年代偷偷摸摸艰苦创业的刻绘,不仅让读者有身临其境之感,而且还以小见大,生动地展示出中国企业在20世纪80年代两种主要的发展模式。

  吴晓波的作品,还为读者理解中国政治和中国经济提供了有趣、生动的视角。

  “中国奇迹”是海内外学界长期关注的主题。中国模式是什么?地方政府在改革开放和经济增长中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为什么说中国企业是“野蛮生长”?上市公司监管有什么老大难的问题?这些问题是研究中国政治和中国经济的学者想要回答的。实际上,学者也提供了形形色色的答案和理论,制造了各种眼花缭乱的新概念。遗憾的是,这些“理论岛”和“概念丛”无形中设立了门槛,让非专业研究人员望而生畏,不敢进入解决这个问题的大门。吴晓波的《大败局》和《激荡三十年》等书,包括其最近的《腾讯传》,其实都为解答上述问题提供了一点素材——只要认真阅读,即就能从字里行间发现。在看社会科学家们的论文乏味之余,不妨看看吴晓波的书,也可以增加对专业研究的兴趣。

  此外,一个值得一提的猜想是,吴晓波的作品可能受到了他山之玉的影响。

  在读《大败局》《激荡三十年》《跌荡一百年》等书时,我曾多次情不自禁地将之与威廉•曼彻斯特的经典著作《光荣与梦想》四卷本中的文字风格作对比,从文字和内容来看,尤其是从对宏大叙事和细节描写两方面的处理来看,吴晓波的中国企业史系列或许受到了后者的很大影响,因此在他的这几本书中也都呈现出如《光荣与梦想》那般一气呵成、酣畅淋漓的文风。同样都是新闻记者出身的作家,中国的吴晓波和美国的威廉•曼彻斯特通过他们的作品,完成了一场跨越时空的对话,这大概就是文字的力量罢。

  去年,我拜读了吴晓波的新书《腾讯传》,同其前些年的一系列著作相比,《腾讯传》对腾讯公司一系列产品推出的过程的描绘可谓十分细致,但也正因如此,在宏大叙事上欠了点火候,这在本书的后半部分表现得更为明显。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浩荡两千年》,专注于宏大叙事,但疏漏了细节刻绘。当然,这是从历史的角度来谈的;在文学层面上,它们依然是近年来畅销书市场上难得的佳作。

  中国企业的故事,用“举世无双”来形容,大概一点儿也不为过,但只有把这些故事记录下来,才能发挥其应有的历史价值。吴晓波的一系列作品,至少就作了这样的贡献。作为一名普通读者,作为一名中国问题的关心者,我衷心希望吴晓波老师,以及更多的人,能够用自己的智慧和才华,续写中国企业的“光荣与梦想”。

  文/都大伟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