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玩荣誉

来源:红网 作者:曾德凤 编辑:张瑜 2019-03-08 21:35:01
时刻新闻
—分享—

国人中不乏玩荣誉者。

一些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者,堂而皇之地在名片上印上“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字样。他们深知现代社会名声的重要性,广而告之。把红烧肉放在饭底下悄悄地吃的傻事,他们才不干,觉得那是对可用于扩大影响力的资源的极大浪费,挺可耻的,也是对自己极端的不人道。

上面这种玩荣誉的方式还不算拍案惊奇,比这更令人叫绝的玩法有的是。

譬如说,有一位同事,参加过一届茅盾文学奖的评选,此后,在许多社交场合,均被隆重地介绍为茅盾文学奖评委某某某。可能开始时,他觉得有点不自在,叫得多了,也没有了什么,反而觉得很受用的了,别人不这么介绍,反而像丢了什么似的。

在这类例子中,当事人还多是被推着走的。国人中到处都是伯乐,而且是那种特别热心肠的伯乐,挖空心思表扬千里马,激励千里马,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还有比这更来事的主。国家每年的自然科学基金评选中有一项,就是杰出青年基金评选,每天要评选出数十上百个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获得杰出青年基金者,确是有几把刷子的。一些吃了灵泛得乐的基金获得者,便死死地抓住这个宝贝不放,获一次此类基金,便把它作为终身荣誉印在了名片上。别人就更是投其所好,介绍起他们来,“杰青”长“杰青”短,恨不得在他们的额头上,刻上金光闪闪的硕大的“杰青”二字。脸遮住了不要紧,“杰青”才是金光灿灿的脸面。

循着这个思路,我突然开窍,我如果去过埃菲尔铁塔,便铁定以“征服埃菲尔铁塔者”自居;我参加过一次马拉松赛,跑得非常乌龟,最后一名或者没有跑完都不要紧,从此以后,便铁定以“马拉松跑者”自居了。

玩荣誉,并不只是一些国人的爱好,洋人中也有同类项。

法国文学家萨特,就是此中高手之一。他1964年获诺贝尔文学奖,却义正辞严地拒绝了此奖项。他说,我的拒绝并非是一个仓促的行动,我一向谢绝来自官方的荣誉。一个对政治、社会、文学表明其态度的作家,他只有运用他的手段,即写下来的文字来行动.他所能够获得的一切荣誉都会使其读者产生一种压力,我认为这种压力是不可取的。

俄罗斯数学家佩雷尔曼,因证明了世界数学难题庞加莱猜想而于2006年获得了菲尔茨奖,该奖是数学界的诺贝尔奖。可这家伙比萨特还来得干脆,一边一个劲地摆手,拒绝了菲尔茨奖,一边走进俄罗斯圣彼得堡的森林中,消失得无影无踪,连猎狗鼻子的记者都找不到他一根毫毛。

这两个洋人玩荣誉,比之国人玩荣誉,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玩的道具比国人高级多了,一个是“诺贝尔奖”,一个是“菲尔茨奖”,很有点大家风范。他们玩的手法,也比我们的常规套路邪门,即所谓“反弹琵琶”。萨特与佩雷尔曼的大名,因之更加如雷贯耳。而我们的玩家,效果逊色多了。看来我们还得瞄准洋人,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玩荣誉才不至于像小伙子玩足球一样,总被洋人压着几头,憋他什么的气!

文/曾德凤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