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脚是臭的

来源:红网 作者:刘吉同 编辑:张瑜 2019-05-15 15:55:57
时刻新闻
—分享—

广西河池市宜州区龙头乡党委书记韦东海,赌博时让女副乡长王娟为其揉脚。这段视频早已传遍“大江南北”,现在几近成“旧闻”了。不过,我仍有话要说。

其实要说的是一个再常识不过的常识了:脚是臭的。人为什么要天天洗脚,就是因为脚臭。为什么市场上有很多防臭鞋垫,就是因为有需求,人群中的臭脚太多,尤其是少、青、壮男子的脚。经常坐火车、特别是春夏坐硬座车厢的人,都有一个切身的感受,一进去后一股脚臭味扑鼻。网上曾有个段子,说一段河流的水忽然变得出奇的臭,原来是中国男足的球员们正在上游洗脚。虽然讽刺的是中国男足“屡战屡败”乃扶不起的阿斗,但原始素材还是取自“脚是臭的”这个基本常识。贾宝玉说他见了男子便觉得浊臭逼人,我估计就含有男子脚臭这个原因。四十年前我参加南疆作战,战争快结束时负伤了。可敬的民工用了十五六个小时,把我从前线抬到了境内的师医院。我的双脚和穿的那双高腰防刺鞋呀,逢水过水,遇泥踩泥,干了湿,湿了干,已二十多天没有脱了,更不要说去洗脚了。此时年轻的护士帮我把鞋脱了,瞬间就像掀开一个久未打开的茅缸盖一样,逼人赶快捂鼻,因为太臭了。

然而,在这位女副乡长眼中,韦书记的脚却是香的。你看她把书记的一只脚亲切地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双手轻重缓急、非常投入地搓捏着。情切切,甜蜜蜜;似情侣,若初恋,多么温馨啊!这令我忍不住要问:这韦书记的脚莫非是香的?他就像三百年前的香妃那样遍体生香?但常识告诉人们这不可能,就连香妃的故事,也多是骚人墨客编的。就是说,香妃身上也没有香味。至于韦东海,那就更不会有香味了。此君生于1976年,目前正当青壮,还是出脚汗的“高峰期”,据说又爱打篮球。故可以肯定,他的脚一定很臭,比老夫的臭脚好不到哪里去。

那么,女副乡长怎么会把臭脚当香脚呢?其实人人心里都明白,韦东海的脚是因为手中的权力而“香”。在乡镇待过的人都知道,副乡长之类,其政治命运基本就掌控在乡书记手中,是荣是辱,是升是降,全在书记“一念之间”。王娟为了“进步”,也就把臭当香了。一个正值青春、五官还算端正的女子,在这么一个半公开的场合,为了区区一点仕途利益,竟如婢女一样去揉搓一个男人的臭脚。

那个韦大书记呢?没有教养,更乏操守,仗着手中的那点权力,把女下属当成自己的使唤丫头。你看他当时的形象:手里拿着赌牌,指中夹着香烟,桌上搁着赌资,腿和脚放肆张狂地伸在女副乡长的腿上,而且怡然自得。肆意作践、欺凌一个女子,这不是了不起,更不是高大和尊贵,而是没有文化,狂妄自大。

他两人对自己“不注重形象,追求低级趣味”(宜州区委、区纪委语)的行为都付出了代价,都因此遭免职。韦东海还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看来是“凶多吉少”,其政治前程很可能由此呜呼。畸形的上下级关系,结出了如此丑态的“歪瓜裂枣”。

这件事出来后,我也听到过不少人的议论,多认为这韦书记是个“倒霉蛋”,说他肯定是得罪了人而被盯上,故遭录像发到了网上。言下之意是说,这种事并不稀奇。有的还说,“女副乡长”主动向“乡党委书记”投怀送抱的也不少,并举了很多例子。小小搓脚又算什么?出这么多丑闻且人们又这般“宽容”,何哉?

文/刘吉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