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我的高考“伤”事

来源:红网 作者:陈祖灏 编辑:张瑜 2019-06-01 17:54:19
时刻新闻
—分享—

高考将至,触景生情,往事记忆犹新。我右掌上有一条十多厘米长的伤痕,它记录了我青春时代一件痛楚而难忘的往事。

20世纪80年代第一春,正是高考进入第三个年头,我正值弱冠之年,已被招工到一家机器厂当车工。然而人在曹营心在汉,经不起大学校园的诱惑,也悄悄前往报了名。

既然首次参“战”,就要打有准备之“仗”,切不可像某某那样无知交白卷,让人笑掉门牙!于是,八小时外,我拼命复习各门功课,希望有朝一日圆了大学梦。可是,一场意外的工伤事故发生了。

一个初夏的上午,师傅有事临时外出,要我独自加工一批长轴,临走前再三吩咐要注意安全。起初我特别留神,银光闪闪,车刀嗖嗖,铁屑悄悄地落下,长轴一支接一支地走下车台。就在快要完成任务时,车刀刀锋却磨钝了,车出的轴面略带毛刺,工件光洁度不达标。

于是,我急忙操起长扁钢锉,在车床上飞速地锉起来。由于昨晚熬夜复习,我过度疲劳,锉轴时衣袖不慎被车刀缠住,无情的车刀立即撕破正操作钢锉的右掌,在上面划开一道长达十多厘米的伤口。顿时,我瘦弱的身子在剧烈抖动,鲜血染透了半边衣袖。

说时迟,那时快。在危急的关头,工友们即刻关掉车床开关,扶我到厂医疗室包扎伤口。可是,伤口太大无法缝合,厂医无可奈何,大伙又把我急送到附近的一家部队医院处理。

在部队医院外科手术室里,军医给我冲洗沾满鲜血和油污的右掌,兄长式地说:“小鬼,怎么搞的,伤得这么厉害啊,差一点伤到骨头,右掌就残废了。”我听着不禁潸然泪下。

为了让伤口尽快愈合,缝线时军医没有注射麻醉剂,疼痛像刀扎一样,我整个人快昏倒了。咳,真不走运,这下子高考梦破了……

半个月后,我出院了。可受伤的手有点动不起来,久之有点麻木。尽管车间师傅很关心我,可我还是很苦恼、沮丧:高考拿不起钢笔,车工握不紧操作杆。我心灰意冷,好些天呆在家里闷闷不乐。

就在我彷徨迷惘之时,厂领导闻讯赶来慰问,临别送一本当年最畅销的励志书《张海迪事迹》,勉励我安心养伤,抓紧时间复习功课,争取考出水平。

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无法理解,我当时确实被张海迪身残志不移的事迹深深打动了:一个下身瘫痪的女工,却不向命运低头,自强不息地生活创造,谱写了青春之歌。我重新振作起来,一边养伤和锻炼右掌,一边抓紧复习文化课。

可是,我们这代人上中学时还是改革开放之前,整天忙于学工学农军训,导致文化基础不扎实,于我个人而言,语文科目略可,数学科目甚差。要考上大学,需要大量补充知识。

虽然资质平平,但我相信勤能补拙。于是,白天在家自己温习功课,对照考试大纲练习作业,晚上到附近一所中学参加高考夜间补习。那阵子,我仿佛回到了中学时代,内心澎湃着激情与梦想。

高考成绩揭榜时,命运偏偏又捉弄了我,我的总分与录取线擦肩而过,无缘迈入梦寐以求的高校大门。但我并不后悔,毕竟自己为高考学有所进,坚定了自学成才的信心。

几年后,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我不仅考取了大学中文专业毕业文凭,而且在新闻文学创作方面有所收获。而右掌留下的那道伤痕,则成了我困境中奋进的动力。

文/陈祖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