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捧真的能“杀人”

来源:红网 作者:唐剑锋 编辑:田德政 2019-06-03 16:46:34
时刻新闻
—分享—

捧杀一词,最早出自东汉泰山太守应劭所著的《风俗通》中。《现代汉语词典》中这样解释捧杀一词:指过分地夸奖或吹捧,使被吹捧者骄傲自满、停滞退步甚至导致堕落、失败。过去,只是听说过有捧杀一词,还没有真正见过“三寸不烂之舌”竟真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鲁迅先生在《骂杀与捧杀》一文中指出:“所以现在被骂杀的少,被捧杀的却多。”这篇杂文,最早发表于一九三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的《中华日报·动向》上;可见,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捧杀便很流行了。过分地赞扬和吹捧,就是投人所好,就是你喜欢酸的端来酸的,你喜欢甜的送来甜的,一定能够讨主人高兴;主人高兴了,自然就会赏你一些“剩饭剩菜”。

人有一个缺点,喜欢听好话、听顺耳话。如果恰好你手中有权,就要警惕这些好话、顺耳话是不是一种捧杀。如果在好话、顺耳话中不能保持清醒和理智,甚至就会被“杀死”。云南省有色地质局原党委书记、局长郭远生,就是在别人吹捧中迷失了自我,迷失了方向,最后被“杀死”。曾经的郭远生有过耀眼光环——“救火队长”“改革先锋”“找矿专家”,高级经济师、高级工程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著有上百万字学术专著的大学客座教授,一手打造“滇金”品牌的企业家,四十二岁成为厅局级领导干部。

成为罪人的郭远生回忆说:“周边人对自己的评价高了,说好听话的人也多了,自己渐渐地也觉得确实付出了很多,组织给的各种荣誉是实至名归,‘名’的欲望抬头了,‘名’的后面紧跟着就是‘利’。”心态失衡后的郭远生,对没能如愿接任云南省地矿局局长职务,产生了郁郁不得志的挫败感;仕途受阻的郭远生,想在经济上弥补,于是,打起了借用手中权力和资源发财的主意。当官和发财本是两条路,而自认为聪明的郭远生却把两条路合在了一起,当初看似设计精巧,无人知晓,现在看来,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让他一步步滑入深渊。

郭远生接受调查时说:“当时我们已经拿到二三十万一年了,我们都不知足,总认为我们的付出与得到不成比例,要拿到更多的钱,这是我们思想变化的原因。”走上违纪违法道路的郭远生终于明白:“一步动摇就地动山摇,失足以后很难做到悬崖勒马,想到的反而是躲避、逃避,趋利避害。”郭远生坦言,他没有做到慎始,被贪欲冲昏了头脑,个人野心急剧膨胀,迈出了狂奔向深渊的毁灭步伐。被吹捧上了天的郭远生,一直活在飘飘然的幻梦中。

于是,我想到,如果郭远生在鲜花和吹捧中,能够读读先秦时期《邹忌讽齐王纳柬》这篇文章,或许就能够保持清醒和理智,不至于飘飘然,被吹捧“杀死”。在《邹忌讽齐王纳柬》一文中,有这样一段话:“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意思是:我的老婆称赞我美,是因为她偏爱我;我的妾称赞我美,是因为她对我心存畏惧;客人称赞我美,是因为他有求于我。并不是地球离开了谁,就不能转了。

在吹捧中迷失了自己,自然就会在物欲中沉沦毁灭。“其实我都明白,坐在台上我也讲要清正廉洁,党的十八大后我是党委书记,党的纪律规矩是清楚的、明白的。”作为党委书记、全面从严治党的第一责任人,郭远生不是不知道自己肩负的责任,但他却揣着明白装糊涂,一边作秀、表演,一边谋取私利。政治上的“两面人”,自然就会被“杀死”在吹捧中。

任何一个携权力上狂奔而无所节制的人,都很难刹得住车;刹不住车的结果,自然就会很“任性”,自然就会被“杀死”在权力中。在彻底毁灭之后,郭远生说出了自己的“善言”:“我希望,我的错、我的罪永远不会再有后来者”;记住郭远生的“善言”,你才能从此远离“棒杀”。

文/唐剑锋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