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行亭”记

来源:红网 作者:吕纪生 编辑:王小杨 2019-06-06 11:06:36
时刻新闻
—分享—

在我国辽阔的国土上,曾有过数不胜数的古亭。它们虽然规模大小不等,形态各异,但它们那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功用都出奇地相似。古时交通极不发达,你可曾设想过,如果你是一个长途跋涉者,或者是荷担挑夫,汗流浃背地行走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冷清古道上,正心生恐惧且饥渴难耐之时,突然有一座形态别致炊烟袅袅的亭子如救星般突然出现在你的眼前,你将有何感想?亭子里或住着一家老小,或住着一位胆识过人慈眉善目的老人,你孤寂恐惧的心情肯定能立马得到缓解。此时此刻,你还可以喝到免费的茶水,心情愉悦地坐下来,歇歇脚,与过往驻足的行人谈天说地,闲聊古今。如果是夜晚急于赶路,你还可以在此获得免费的火把。在荒凉凄清的古道上,这些犹如“神”一般存在的古亭,无不诠释着中华民族的善举。

在我的老家就有这么一座亭子,名为“安行亭”。顾名思义,它是为出行的人们“安全行走”而建的。它坐落在今黄亭市镇境内,是当时塘田市通往黄亭市这条交通要道上特设的一座亭子。它坐南朝北,东南方向是平塘邓家,西北方向是石冲杨家,两村相距约四五华里。这四五华里之内是一道长长的峡谷,峡谷两边是崇山峻岭,岭上茶树林莽莽苍苍,安行亭就坐落在峡谷正中间的部位。我们可以想象,如无此亭,长长的峡谷则颇为冷清,胆小者应为之却步。亭子是用大块青砖砌成的,风火墙,四方檐角高翘,饰以飞禽走兽的彩绘,全砖木结构,有明显的明清风格。规模不大,分为三弄,共约一百五十平米。东西两弄是守亭人的住房,中间一弄为正厅,正厅后面有一尊关公捧卷夜读的泥塑,右边是手握青龙偃月刀的周仓,左边是秉烛侍读的关平。寓意应该是:见利忘义者看到义薄云天的关公一定要收敛歹念。设计者可谓用心良苦。住房和正厅前面是较为宽阔的过廊。过廊里有一块大石碑,上面记录着修亭捐款人的名单和捐款数额,那时候通用的还是“大洋”。过廊两头各有两扇大木门,这坚实的大门牢牢地固定在大门上下方厚重的石门兜里。大门两侧各有一个高约八尺的灰白色石墩。打磨光滑,线条简洁的石墩上雕刻着颇赋生活情趣的对联。亭子东边有一汩汩清泉,西边有一配套的圈养牲畜的简易建筑。打开亭子大门,古道穿亭而过,行人南来北往络绎不绝。

“安行亭”虽然普普通通,貌不惊人,但乡野文人墨客却用两副对联一幅书画赋予了它超凡脱俗的气质。当你从东南方向走近亭子时,首先看到的是大门上面方框内以楷书书写的“安行亭“三个笔力遒劲的大字。大门两旁的石墩上则书一副对联:“安坐休忙到此稍留几榻,行歌互答亦堪畅叙幽情。”当你从西北方向走近亭子时,首先看到的仍然是“安行亭”三个大字,大门两则的石墩上也有一副对联:“安坐休忙好谈当今世务,行觞作乐莫错此日光阴。”这两副对联显然是从王羲之著名的《兰亭集序》“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急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几句中来。作者乃饱学之士,置身与兰亭类似的情境之中,引发联想,措词成句,信手拈来,以行书挥毫成对,且雕刻精美,绝非凡品。颇善书法的吕高安先生,曾称其为“书法之集大成者”。仔细吟诵,品味两副对联,你不免觉得此时的亭子似乎已不是亭子,而是一位年迈的智者,它既那么善良好客,又那么循循善诱,向你倾诉着生活的哲理,让你觉得不可违抗。亭子北面粉白的内墙上,画着一幅蛟龙戏水图,并草书着刘禹锡《陋室铭》里“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两句名言。楷书、行书、腾龙、草书,既反映了作者的才华,又似乎在张扬着作者狂放不羁的性格。书画者是谁?雕刻者又是谁?有人说:书画者是竹山罗家罗圭章(音)先生,雕刻者是上宋家宋老石匠,人称“印石匠”。罗老先生我未曾谋面,宋石匠我熟识,手艺确实不凡。但我未曾考证,不敢定论,颇觉可惜。

亭建于何年?大石碑上应当有记,可我忘了。只记得西面大门的左上方有一块特意嵌进去的青砖,制砖者在上面刻有“民国二十一年”字样。那么,亭子修建距今尚不足百年。可是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这座亭子就被当地村民全毁了。所有木料、青砖被盗一空,亭内一片狼藉。我当时路过时,只看到刻着对联的大石墩因挪不动而散乱地躺在残砖碎瓦里呻吟,太可惜了!其时,正逢吏治不振,某些肉食者寡廉鲜耻,贪得无厌,民风也跟着剽悍起来,这一公共、慈善设施遭到了毁坏,前人的善举化为乌有。途经此地或稼穑于此的人们,再也找不到歇脚闲聊、遮风避雨的亭子了,多可惜啊!前人曾说:“恶修祠堂善修庵。”意思是说,修祠堂时,一经族里长老议定,族长则按族规发号施令,可以强行摊派,强行取材取料,少有商讨余地。这就是所谓的“恶”。如果修庵,首事们议定之后,就要四处化缘,善言相劝,求取钱财,犹如上门乞讨。这就是所谓的“善”。修亭子与修庵一样,均为善举,行不得恶。修一座亭子,主事者的艰辛之苦可想而知。如果他们九泉有知,得知亭子毁于一旦,定会仰天长叹,痛心疾首!凡属善举,是不能丧心病狂随意毁坏的。

文/吕纪生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