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定要用18亿来打脸“读书无用论”吗

来源:红网 作者:魏琳芝 编辑:田德政 2019-11-29 16:53:37
时刻新闻
—分享—

——本文系红网第五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参赛作品

北大屠夫,被嘲笑的从来就不是北大,而是屠夫;说到底,没有“读书无用论”,只有“没钱无用论”。

早在2003年,“北大卖肉郎”陆步轩就第一次上了新闻、引起热议,“学习好有什么用,北大毕业都卖猪肉”的言论一时流行起来。近年来,这样的反智之言几近休矣;在猪肉身价飞涨的今年,陆步轩以“‘北大屠夫’20年后还在卖猪肉,年销售额18亿”的标题又一次登上媒体,这一回,许多人说他狠狠打脸了“读书无用论”。

可是,如果陆步轩没有建立起自己的公司和品牌、没有成为大老板、没有那18亿的销售额,难道我们就没办法反驳“读书无用论”了吗?如果陆步轩终生操持着一爿小肉铺,他就是一个失败者吗?

作为幸存者偏差谬论的典型案例,“读书无用论”的观点如今已不再流行,亦不值得多费笔墨反驳,笔者在这篇评论里想说的,是用“18亿”来打脸“读书无用论”的背后,那种以金钱财富、身份地位来衡量个人价值的狭隘的成功观。

陆步轩在自己的创业故事中说“读书可能不能改变命运,但一定能够改变思维”,不少人借着这句话评论道读书如何有用:知识可以改变思维方式、读书提升眼界和格局、上了北大接触到的圈子层次高……细细察之,这些评论看似肯定了读书的很多价值,其实不然,这些评论颇精致利己,所谓思维、眼界、圈子云云,在陆步轩故事的语境中无非指向这么一个词——“能挣大钱”;如果北大学子不能把学到的知识转化为真金白银,那么,他读的书恐怕还是——没用!

留下这些评论的人,对读书所带来的物质利益的强调远远超过了读书的精神价值。难道上大学的意义在于习得致富之道、在于获取人脉资源吗?梅贻琦的“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大家都很熟悉,而上大学也应该学习如何成为大师、而非如何得到大楼。这些人虽然不再说读书无用,但可悲的是,他们认为读书有没有用还得看能不能挣到钱,实际上依然延续了“读书无用论”的功利主义。正因为认为只有挣大钱才算成功,无助于成功的东西则是无用,所以,读了书却挣不着钱或者找不到体面的工作,那便是读书没用——所以说,这种对待读书视为利益工具的态度,本质上来源于把金钱财富、身份地位作为判断成功与否的狭隘标准的价值观。

那么,更广阔包容的成功观是什么样的呢?《明朝那些事》里有这样一句话:“是的,这就是我想说的,这就是我想通过徐霞客所表达的,足以藐视所有王侯将相,最完美的结束语:成功只有一个——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度过人生。”而每个人“自己的方式”,有无数种,用收入衡量成功,可以,不用收入衡量成功,更可以;各有各的活法,不妄议、不轻贱,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更多元的价值观。陆步轩就算没有18亿的年销售额,也同样值得嘲讽者的致歉。

北大屠夫,不需要18亿销售额作为注脚;每一种的成功,都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每个人的选择,都本应得到尊重。

文/魏琳芝(中国人民大学)

来源:红网

作者:魏琳芝

编辑:田德政

本文为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19/11/28/6266439.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