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毁掉农村孩子的不是手机而是无力感

来源:红网 作者:陈越 编辑:田德政 2019-11-29 21:46:24
时刻新闻
—分享—

——本文系红网第五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参赛作品

“农村娃还在玩水、爬树、卷着裤腿捏泥巴?不!他们正沉迷刷快手、抖音找乐子,‘打农药’‘吃鸡’寻刺激……电子产品‘打包’了农村娃的生活!”11月27日,半月谈刊载了一篇题为《电子产品正在废掉农村娃》的文章,引发了各界热议。

农村孩子沉迷手机已经不是新闻,今年八月就有不少媒体报道了留守儿童在祖辈的溺爱下,玩手机荒废学业的故事。彼时就有不少声音说:“穷人的孩子正在被手机毁掉!”“农村娃的童年被手机绑架了!”……更有甚者直接把手机比作“精神鸦片”“电子海洛因”。

一时之间,我们“日夜相伴”的手机似乎成了农村问题的罪魁祸首。随着时代发展,城里的孩子玩手机,早已司空见惯,人们对手机的认识已经趋于理性,几年前说“手机是毒药和妖怪”的言论也不再流行。可同样的手机拿在了农村孩子身上,就成了鸦片和海洛因。在如今,还把社会问题归结到手机和技术的毒害,岂不是又要惹出一场“马拉火车”的笑话。

如此思维的背后,还是人们潜意识里根深蒂固的城乡二元对立。人们对农村孩子和城里孩子抱有不同的期待,农村孩子就应该爬树玩泥巴,而城里孩子的生活就是耐克阿迪搭配上不完的补习班。以至于农村孩子一拿起手机,就激起了人们的警觉。殊不知,从快乐地爬树玩泥巴,到沉迷手机,农村孩子经历了多大的内心阵痛。

一只手机担不起全国4500万农村儿童的困境,毁掉农村孩子的不是手机,而是深深的无力感。父母打工在外,爷爷奶奶跟不上时代,手机先是成了孩子亲情缺位的避难所,又导演了一场掌心里的“变形记”。互联网让孩子看到了外面的花花世界,可当他们满怀走出去的热情,抬头看着周遭的时候,现实却只能回报他们一片荒芜。在学校里,他们面对着成天混日子的班主任和39%的高中入学率。回到家里,长辈们抱怨着读书无用,却也给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调查中,村庄贫困阶层家庭认为“读书无用”的比例最高,贫穷限制了家长的想象力,也早早地给孩子宣判了命运。就算是想锻炼锻炼身体,孩子们也无处可去。《第六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公报》中,农村体育场地面积为6.12亿平方米,连城镇数据的一半都不到。

而网络世界里,游戏主播们开个直播,说着骚话就走上了人生巅峰,还把钱给挣了。普通人看来不切实际,在农村孩子眼里反而是一条真真切切的路,网络世界的平等代替了现实世界的不公,谁都可以打游戏,但不是谁都可以突破阶层。无法走出故乡的孩子,看的越多,就越疯狂。越是沉迷游戏,越是对自身命运的无言反抗。

那些高呼“手机是毒品”的人,并非看不到中国农村教育的疼痛。只是当这种社会长期以来形成的“城市-农村”大断裂和结构性不均衡摆在眼前的时候,人们只能叹一声无可奈何。相较而言,把矛头对向电子产品是一种简单粗暴的办法,没收孩子的手机,或者要求游戏厂商限制儿童玩游戏的时间,这些“对策”显得轻松而又“有效”。来年统计出农村孩子使用手机的时间减少了,决策者也就能心安了。殊不知,没有手机,还会有毒品、暴力、犯罪来毁掉农村孩子的童年。

一味强调“手机”的危害,而对农村孩子的无力感视若无睹,是对本质问题的简化和逃避,决策者既不应当以这样的态度面对问题,更不应当以如此思维解决问题。

文/陈越(浙江传媒学院)

来源:红网

作者:陈越

编辑:田德政

本文为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19/11/29/6268680.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