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做时代的低语者,听听旷野里的风声

来源:红网 作者:张慧峰 编辑:田德政 2019-12-01 20:02:08
时刻新闻
—分享—

6f74862da82941f98faa042f9995c1ff_th_??.jpg

——本文系红网第五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参赛作品

何为时代?何为低语者?前者范围太大,后者私密隐晦,都不太好表达,但连成一句,我把它解释为智能手机和网络下所有发表意见的人们,所有即一切。

我第一次遭到网络暴力是去年十二月的DG事件,原因是在迪丽热巴的解释微博下发表了一句“你是爱国的,但你更爱钱。”然后遭到了两名她的粉丝的脏话袭击,吓得我赶紧卸载微博,然后那个号也丢了。我至今仍不认为那个观点有问题,换句话说,我今天还是保持当初的观点。但是我有没有做错什么呢?理智点说,我不应该发表不利于一个公众人物的见解;将心比心地说,如果她看到了这条评论,也许会难过,然而她的粉丝用更加不道德的言语攻击我,我认为我们彼此扯平了;矫情点说,如果评论只被允许是夸赞的,那么意义何在?自私点说,公众人物的宿命难道不是无论何时都被外界评头论足吗?

似乎进入了悖论。按照这个逻辑推演下去的结局,应该是评论这个东西就不应该存在,它的存在的本质就是会给某一部分的人带来不痛快。然而世界不总是善意,人类几乎很难自省。

于是我们在网上大发高论,以彰显自己独立思考和与众不同的特质,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活的比谁都谨小慎微,如履薄冰。我不承认是由于现实压力大才导致人们在网络上肆无忌惮地抨击咒骂,呼天抢地,无所不为,这是倒置因果!

正是由于网络的低代价性解决或者释放了绝大多数人“不假思索表达”的欲望,才造成了现今社会人情的淡漠,大环境如此,人人都主动被动地成为了时代的低语者。

我们窃窃私语,又渴望被世界听见;我们高谈阔论,渴望有人理解赞同;我们评论转发,生怕被时代遗忘;我们记录讲述,希望不要成为历史车轮下不值一提的小小纹路——我们期待成为传奇——虽然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承认。

然而,时代像一张巨大而辽阔的蛛网,一句又一句的言语像灰尘,只是在网上扑腾几下,就被新的灰尘覆盖,是的,大多数的话,都不过是垃圾灰尘而已,我们不敢承认。

尼采说:未经思考的人生不值得过。那么未经思考的话值不值得写下来发出去被听见呢?

不值得。

我似乎明白了我不愿意点开微博热搜的背后最深处的原因,速食的话堪比毒药。碎片化阅读简直就是对阅读的侮辱,它不应该成为阅读的一个分支。热搜有什么意义?《COCO》里说:对于生命中美好的事物,我们对它的最高礼遇,就是记住。记住,而不是观看。所以我不愿意点开那个湖南女孩被性侵的热搜,我不愿意点开那个牺牲三十名消防员的热搜,我不愿意了解吴秀波的破事,我也不愿意涉猎金庸逝世的时各种各样的转发,因为我知道,这些或屈辱或勇武的故事,应该是沉重并且有力量的,可是速度消解了意义,转发浮躁了情绪,点赞的瞬间忽略掉了内涵,我还保有对媒体人的敬仰,我热爱新闻行业,我不乐见真实,事实,苦痛,挣扎,幻想,见解彼此胡乱交织,最后谁也认不出来,然后只剩下洗白,消解,重构,隐瞒,遗忘,讳莫如深,消失不见。我希望真实被铭记,事实成为历史,永远努力向客观迈进,但又永远保住心中神圣的主观世界。

我们还要表达吗?我们还要汲汲营营,瑟瑟缩缩地躲在一块几寸的屏幕下面带着自己都不自觉的偏见观察描绘构建这个世界吗?

不,我们不要。

然而,此刻,我正在几寸的电子屏下打下这篇文字,犹豫着要不要发表。

文/张慧峰(长安大学)

来源:红网

作者:张慧峰

编辑:田德政

本文为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19/12/01/6270123.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