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回不去的故乡

来源:红网 作者:​姜文来 编辑:田德政 2020-01-23 15:01:58
时刻新闻
—分享—

7ce014d4bc6541fe83d2f70ce3d4eb84_th.jpeg

鼠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了,看着行人带着行李箱匆忙的脚步,一定是回老家过年了,我真的很羡慕他们,他们有家可回。我则只能回到自己的家,难以回到生我养我的家,陪父母过年。

父母在,家在,父母走了,生你养你的家就碎了。再回家就是客人,永远找不到从前回家的感觉。

来到老屋,不见父母,也很难聚齐从前一起生活的兄弟姐妹。满脑子都是回忆,酸甜苦辣咸涌上心头。

爸爸会做菜,那是永远抹不掉的味道。他平时很忙,要上班挣钱养活一大家子。过年这顿饭他一定亲手来做。爸爸做的白菜片炒干豆腐最为拿手。选择不老不嫩的白菜,去掉两边的叶子,用刀将白菜帮劈开,为的是让白菜片薄一些,沿着菜帮的方向切成白菜条,然后再斜刀将白菜切成菱形,看着这菱形的白菜片都让人心动,想吃一口的欲望油然而生。将切好的白菜片放在烧开水的锅里炒一下,掌握火候,不能时间长了老了,也不能时间短不熟,保证八分熟,捞出摊开去掉水分并放凉。将锅烧热,放油加热,放上葱炝锅,香味立即充满房间,然后将准备好的白菜片放入锅中翻动,再放入切好的菱形干豆腐片,适当放些酱油醋,加点老汤,再加淀粉水收汤,一盘年夜饭就做成了。这道菜清爽,白菜片熟而不烂,吃起来口感恰好,豆腐皮伴随着白菜的味道鲜香。总之,美极了,是我最爱吃的一道菜。我现在也学着做,可惜永远做不出爸爸的味道。

平时饭菜都是妈妈来做。小时候家里很穷,粮食都不够吃。妈妈精打细算不让我们挨饿。野菜是我们饭桌上常有的。春天有杨树叶、柳树叶、苦菜以及其他能吃的野菜。记不清什么时候采摘杏树叶。杏树叶有毒,先用开水煮熟,然后用冷水多洗几次,据说煮杏树叶的水能将牛毒死,然后将杏树叶放在缸里用水泡多日。妈妈用这杏树叶做饭,如放上一些苞米面做成饼,与其说是饼,倒不如说是杏树叶与苞米面的混合物,油很珍贵放得也很少,但我们吃得有滋有味。妈妈用红薯煮粥,用土豆做土豆饼,用干菜做包子,等等各种能吃的做出花样,让我们愉快地度过童年。我们生活的村庄比较封闭,我们小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怎么样,感觉过得挺欢乐。现在想起来,有妈妈的日子真快乐,我们吃粗粮淡饭依然津津有味,那是有妈妈的味道。

小时候我们也是一个大家庭,兄弟姐妹六个,一家共八口人,吃饭很热闹,喝粥得两大盆,在一起叽叽喳喳的,也不免有些小矛盾,但总体很和谐向上。如今各在一处,各有各的家,由于各种原因,兄弟六人很难聚在一起,小时候在一起的气氛随着岁月的流逝和父母的离去,一去不复返了。

父母走了之后,我很少回家,不是不想回家,是有家难回。回到家就回忆过去,没有父母的哀伤总挂在心上。住在兄弟姐妹家总感觉自己是客人,他们对我都客客气气的,感觉给他们添麻烦。有些人认为我在京城,一定有很大本事,让我给家乡弄几个大项目为家乡做贡献,有的人找我给孩子安排工作,有的人借钱 ,有的人找我帮孩子上大学,总之我在乡亲们面前变成了无所不能的能人,乡亲对我的信任我十分感谢,但我感到很惭愧,对乡亲期盼我实在无能为力,无法实现他们的愿望,我悔恨自己的无能。长期以往,回乡心怯,只能回忆故乡。实在想的时候看看故乡的网站,看看故乡的地图,和兄弟姐妹聊一会天。

回不去的是故乡,在这举家欢乐的日子里,肯定有不少和我一样的人难圆回乡梦。虽然心里有点酸酸的,但我们必须向前看,我们就是我们孩子的家,我们在孩子的家就在,我们必须好好活着,孩子的家才屹立不倒。

祝福朋友们鼠年快乐!幸福安康属于你!

来源:红网

作者:​姜文来

编辑:田德政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0/01/23/6646052.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