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木槿花开

来源:红网 作者:夏元秀 编辑:张瑜 2020-08-19 17:36:02
时刻新闻
—分享—

在乡村长大的孩子,大多都见过木槿花吧?小时候,我最先知道的花名就是木槿,不过,外婆那时候叫它“篱搭花”,顾名思义,它的使命就是做农家人的菜园篱笆。

木槿花“贱”得很,早春时节,在邻家的菜地边砍一些枝条,扦插后根本不用管它,它便自顾自地抽条、发芽、开花,然后织成密密实实的篱笆,连鸡和狗都钻不进去。

小时候看到的木槿花都是单瓣粉红色的,有着金黄的蕊,虽不香但看上去特别娇艳,爱臭美的我常常将木槿花摘下来戴在发间,然后披上床单,很是自恋地以为自己是七仙女下凡。

木槿花从初春一直开到立冬,平常菜园子里热闹的时候,外婆是不吃木槿花的,只有等到菜地萧条青黄不接之际,外婆才会拿着筲箕去摘回木槿花,摘掉花蕊清洗干净,打两个鸡蛋炒炒,味道挺不错。

外婆的邻居是河南人,他们家不管吃什么菜都喜欢拌面粉蒸着吃,外婆学会后,也将木槿花洗净洒点花花盐再拌面粉,与米饭一起上锅蒸,出锅淋点麻油,配上煮得粘稠的锅巴粥,那样的醇香让我至今难忘。

小时候我很容易上火,经常流鼻血,为此外婆很伤神,用鹅粪、锅灰泡水洗鼻子等民间偏方均无效,她又听说一个偏方,就是需要找到白色的木槿花煲汤,连喝十天能根治。

这白色的木槿花实属罕见,那段时间,外婆逢人就打听,一位走村串户敲糯米糖的爹爹告诉外婆说,他曾在法泗一个叫“湖南棚子”的村子见过开白花的木槿。

法泗隶属武昌县(今江夏区),我的家乡隶属嘉鱼县,两城人民共饮金水河,以螺丝桥为纽带,来往十分密切,在方言口语上都极其相似,我一位远房的姑姑正好嫁到了法泗的“湖南棚子”。

外婆一听喜出望外,彼时正是初秋时节,她连忙吩咐小舅跳到门口的水塘里摘了满满一竹篓家养的红菱角,提到法泗的姑姑家,20多里的小土路啊,到姑姑家的时候外婆的手臂都勒肿了,但她一点都不在乎,反而格外开心,因为她不仅如愿摘了满满一竹篓白色的木槿花,而且还讨了三小根枝条,回家就喜滋滋地扦插上了。

木槿花汤虽然滑嫩鲜美,但那段时间,我喝木槿花汤喝到想吐,外婆用一碗碗的白砂糖哄着我喝,偏僻的乡村能够拥有一碗白砂糖是十分奢侈的事情,而我喝了木槿花汤后,就可以抱着一碗白砂糖,就那样惬意地伸着舌头边舔边吃,现在想来,我之所以这么胖,肯定是那时候吃多了糖吧。

后来,我爱上火的毛病真的给治好了,再后来,三小根白色的木槿枝条不仅都成活了,而且村里每家每户的篱笆边都点缀着几棵白色的木槿。

长大后离开家乡来到坊城,在公园里、马路边也看到很多的木槿花,朱红的、紫色的、粉色的、白色的都有,而且全部都是重瓣的,比家乡的木槿花要更大一些,更美一些,它们虽然朝开暮落,但第二天从它身边走过,一定会看到又有一批花朵迎着阳光俏立枝头,那种从不服输、生生不息的气节,让我格外喜欢。

来源:红网

作者:夏元秀

编辑:张瑜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0/08/19/8192134.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