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水司楼”改建为酒店,不失为纠错之道

来源:红网 作者:余人月 编辑:刘昱 2021-09-14 16:34:49
时刻新闻
—分享—

文/余人月

9月12日,有信息称,曾引起全国舆论关注的贵州省独山县净心谷景区“水司楼”已经在“汹涌舆情中开始拆除”。当地回应,网络消息并不属实,目前正在对存在安全隐患的木质部分进行拆除,后续水司楼将改建为酒店对外营业。(据9月13日上游新闻)

2020年10月8日,住建部曾通报了湖北巨型关公像、贵州独山水司楼有关问题:巨型关公雕像高达57.3米,违反了《荆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有关规定,破坏了古城风貌和历史文脉;水司楼建筑高达99.9米,投资高达2.56亿元,存在脱离实际、滥建“文化地标”、破坏自然景观风貌等问题,要求做好项目整改。

如今,荆州巨型关公像已开始拆除。对水司楼的拆除传闻,独山县回应称,只是进行木质结构改造作业,不存在拆除水司楼等情况。

知情人士透露,水司楼已更名为“净心谷酒店”,正在为进一步续建做准备,这不失为一个纠错的办法。水司楼于2016年9月动工,原本就是集会展博览、酒店住宿、游览观光等于一体的大型综合体。虽然有好大喜功的因素,追求“天下第一水司楼”,投入巨大,但鉴于其功能本身就包括酒店住宿,进行酒店化改造,也算是“化弊为利”,总比一拆了之要好。

形象工程劳民伤财,当然是要严加禁止。形象工程往往是长官意志的产物,拍脑袋的结果,简单地一拆了之,也难免长官意志的因素。因此,是不是要一拆了之,同样需要科学决策,不能再次拍脑袋,也不妨一分为二的看待。如果确系大而不当,建起后产生不了好的实际效果,还要继续往里面“烧钱”,不如进行拆除止损。有的虽是政绩工程,也事关民生,还能发挥作用,就不必去拆。因为工程建起来投入巨大,拆了固然解气,却也是浪费。留做到物尽其用,也是一种纠错。

诸如陕西镇安县耗资7.1亿建设的一所“豪华中学”,被曝光后,当地赶紧拆除凉亭、“鲤鱼跳龙门”喷泉之类,就引来争议。对贫困县来说,大建是浪费,大拆也是浪费。江苏阜宁县山寨版“悉尼歌剧院”、广西柳州的柳宗元铜像、重庆万州的三峡明珠观光塔,都曾因耗资数千万而被指为形象工程,在拆除时又都再次引起争议,就是因为建也痛心,拆也痛心。

巨型关公像同样如此,1.7亿建成、1.55亿搬走,一建一拆,3亿多元就这样没了。这让网友痛心不已,为什么非拆不可呢。荆州市委书记吴锦对此坦言,“说实话,我觉得雕像的每一块铜片,都是抽向我们一记响亮的耳光。”认为项目建设过程中,相关单位缺乏主人翁的责任感,不去争取相关政策,进行点状调整,不严格把关、听之任之,最终造成现在都不想看到的最差选项。

这个最差选项,就是花了1.7亿建设的关公像,又要花1.55亿搬迁。如果不用搬迁,浪费就没有这么大。如果建设时把关严一点,选址科学一点,对政策的理解吃透一点,也不至于此。

建了又拆,显然是最差的选项。如果形象工程留着不拆,是不是形同“先上车,后买票”,等于事后变相认可。当然不是,不拆,不等于是认同这种做法,不拆,更不等于不追责。拿水司楼来说,独山县时任县委书记潘志立因盲目举债打造政绩工程,已受到处理,该追的责已追。独山县将建筑变为“大酒店项目”,通过市场化运作模式盘活资产,这是务实之举,不妨乐观其成。从实际出发的不拆,也是一种科学决策,理当要有这个勇气与担当。

来源:红网

作者:余人月

编辑:刘昱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1/09/14/10141207.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