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由问题导向到导向问题有多远

来源:红网 作者:​​​陈庆贵 编辑:张瑜 2021-10-16 20:18:14
时刻新闻
—分享—

文/陈庆贵

问题导向无疑乃当下高频热词。谓之是个好东西,只要智识正常者,庶几都不会反对,毕竟个人进步和事业发达都绕不过这东西。问题是,顺向导向解决问题时,它才是个好东西;反之,则有可能导向问题。

要不要问题导向,从来不是由谁说了算,而是由事物发展规律决定。对立统一规律亦称矛盾规律,矛盾即问题,事物发展当然须要问题导向。问题导向亦非今人发明,而是马克思早就揭示:“历史本身除了通过提出新问题来解答和处理老问题之外,没有别的方法。”鲁迅也曾教导:“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作、敢当”。古文名篇《邹忌讽齐王纳谏》,记述的是战国时齐国谋士邹忌劝说决策者纳谏,使之广开言路改良治理的美谈,昭示世人只有恪守问题导向,闻过则喜从谏如流才能成事兴业。

问题导向少走一步就会导向问题。起底当下职场问题导向“缺步”表现,可谓五花八门。“鸵鸟政策式”回避问题,表现为不敢正视问题,以为看不见问题就是没问题;“避实就虚式”敷衍问题,“无实事求是之意,有哗众取宠之心”,用抽象概念掩人耳目,不触及具体问题;“鹦鹉学舌式”糊弄问题,不少贪官忏悔录众口一词成“套路”,剖析问题蜻蜓点水隔靴搔痒;“叶公好龙式”害怕问题,台上要求下级问题导向振振有词“唱白脸”,台下遇到当真提问题时立马变脸“唱红脸”;“蜻蜓点水式”敷衍问题,说成绩连篇累牍不厌其细,找问题大而化之三言两语;“王顾左右式”转移问题,以隐性赞美混淆揭示问题,比如批评领导“只顾工作不顾身体”“太低调务实”等等黑色幽默,既未真批评得罪对方,又能歪打正着巧拍马屁;“适得其反式”加重问题,少数地方在“为基层减负”时,用文山会海反“文山会海”,非但未能削减负担存量,反而抬高了负担增量。凡此种种,不仅使原有问题久拖不决成为“老大难”顽症,而且由于“狼来了”效应,生成让问题导向失去公信的次生灾害,类似历史悲剧和教训不胜枚举。史密斯船长忽略前方有冰山警告继续航行,致使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沉没,酿成和平时期死伤人数最为惨重海难。东京电力公司和核监管机构漠视设施老化警告,导致福岛核电站核泄漏事故。

问题导向多走一步也会导向总题。其易发多发表现,便是极端化娱乐化,像职场中为找问题而找问题的失之偏颇做法,就让人啼笑皆非哭笑不得。一些组织习惯“运动式”排查问题,事先下达“指令性”量化指标,动辄抛出“找不出问题便是问题”等极端口号,便是不实事求是的官僚主义新变种,抑或为找问题而找问题的形式主义升级版。问题导向真谛在于找到问题找真问题找准问题,而不在于如何寻找问题找到多少问题;不找真问题找不准问题,找到再多的问题也是无用功。诸如此类问题导向,非但解决不了老问题,而且可能带来新问题。“我一辈子都没有受过批评,怎么突然之间就进了监狱?”某贪官入狱后反问发人深省之处在于,他一辈子肯定没少接受过批评和自我批评,只是真批评被空转弄丢到“爪畦国”去了。

有人之所以对问题导向虚与委蛇,与其说真不明白,毋宁谓之揣着明白装糊涂。点破之,无非不思不敢二因。胡适曾洞若观火:“空谈好听的‘主义’,是极容易的事,是阿猫阿狗都能做的事,是鹦鹉和留声机器都能做的事。”“为什么谈主义的人那么多,为什么研究问题的人那么少呢?这都由于一个懒字。懒的定义是避难就易。研究问题是极困难的事,高谈主义是极容易的事。”是为不思。一些地方发生多起举报人信息遭泄露,甚至罹遭打击报复案例,原本法律保护公民举报旨在提出问题解决问题,被这些地方弄成了“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此谓不敢。

拿破仑告诫:“从伟大到可笑,只有一步之遥。”由问题导向到导向问题,也只有一步之遥。问题导向顺向未必能解决问题,逆向必然会导向问题。阻遏“问题一步”,靠人道义自觉靠不住,归根到底,要靠让人敢说话说真话的舆论环境,保障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制度环境。

来源:红网

作者:​​​陈庆贵

编辑:张瑜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1/10/16/10300637.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