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杂感随笔 | 我不是故意绅士

来源:红网 作者:曾德凤 编辑:张瑜 2022-05-05 14:34:34
时刻新闻
—分享—

□曾德凤

我从不闯红灯横穿马路,等一两分钟如此,等到地老天荒胡子白了亦是如此。有人认为我绅士。对此,我不以为然,我这与绅士不绅士根本不搭界,是“怕”字作怪。一怕被呼啸而过的轿车撞死。被撞死了,再也看不到第二天早晨的阳光了,那是一件多么惨的事儿。蝼蚁尚且贪生,为人何不惜命?二怕被撞伤。撞伤了也是一件可悲的事儿,一辈子的痛苦,或许一次就挥霍完,痛不欲生的感觉,谁也不想享受的。

我从不说脏话,嘴巴像是用源源不断的洗涤剂时时冲刷着一样,五星级卫生。有人认为我绅士。我对此也不以为然,这也跟绅士不绅士风马牛不相及,我那也是“怕”字作怪。我是个特别爱惜羽毛的人,怕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我素质差。“素质差”看似只有三个字,也就一鸡毛蒜皮,但这样看的话,就大错特错了,它简直重于泰山,可以把一个人压垮的。我深知其中的厉害,有时因一个什么事儿被激怒了,也冲动地想逞一时之快,发表一两句脏话,但这个邪恶的念头一出现,立即被我强大的自尊心给排山倒海般镇压下去了。

我从不排队时插队,规矩得就如一个木偶。有人认为我绅士。其实这也错误地评估了我。我从不插队,那是怕别人指责我,把我拖出来。我脸皮很薄的,如果插队而被当众拖出来,那会羞愧得无地自容的,说不定会一头碰死在蜘蛛网上。

我从不酗酒,就是茅台酒美女一样堆在我嘴边,我都会心不在焉的。我不酗酒,也不是绅士不绅士什么的,而是我有酒精过敏,一滴酒就可以让我心跳加速,两滴酒就可以让我适合演关公,三滴酒就腾云驾雾孙悟空了。如此林妹妹,还酗什么酒?

我以上做的,皆事出有因,无关绅士,在此郑重声明:我不是故意绅士!

来源:红网

作者:曾德凤

编辑:张瑜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2/05/05/11199983.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