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迷恋“暴力戒网瘾”的家长更需“矫治”

2018-04-20 22:56:59 来源:红网 作者:张隐曜 编辑:王俞

  4月16日晚,位于济南的山东雅博教育培训学校内一名学生死亡。济南市天桥区通报称,死者为13岁的男学生王某。王某在当晚与学校的两名教员发生冲突,两名教员在控制王某过程中,致其窒息死亡。企业注册信息显示,山东雅博教育培训学校2002年成立,在学校的官网上,被介绍为“济南最好的戒网瘾学校”。

  曾在校内学习的学生表示,对死亡事件的发生并不感到意外,并称该机构长期存在虐待学生的情况,“我们出来的学生还总结了‘雅博十大酷刑’,例如‘憋气大功’,就是教员用一块湿毛巾捂住学生的嘴,剩下的几个人按着学生的四肢,学生被捂一分钟左右就会昏厥”。

  “湿毛巾捂嘴”,是过去监狱里拷问犯人的极端手段。拿来对付十几岁的孩子,让他们体验窒息的痛苦与恐慌,何其危险又何其残忍?出现于一家“教育机构”,则更为荒谬与讽刺。尽管这些有关“酷刑”的控诉,目前只是单方说法,尚未得到证实,但从13岁学生王某被“控制”致死一事反推,该校在日常教学中恐怕少不了对暴力手段的使用,乃至于最终酿下恶果。

  事实上,像山东雅博教育培训学校一样,以“戒网瘾”为卖点的不少同类学校,无一不是通过暴力手段实现对学生的矫治。单是去年下半年到现在,引发媒体曝光和舆论热议的,就有三个典型案例——合肥正能教育学校、江西豫章书院、武汉新长征艺术培训学校。在这几所“戒网瘾”学校里,各式体罚殴打不过是家常便饭,有的甚至还“创新”工具,使用“龙鞭”(实心钢筋)。“囚禁”等软暴力,更是屡见不鲜。当暴力成了习惯,悲剧迟早会破土而出——在前述提及的合肥正能教育学校里,18岁的少年李傲,被关在禁闭房里,双手被铐,最终也堕入死亡深渊。

  梳理不难发现,这类戒网瘾学校的暴力行径被曝光后,警方无一例外地都积极介入,教育部门也对学校实行关停处分。但是,暴力戒网瘾学校依旧呈现“前赴后继”的趋势,携着丑闻一次又一次地“卷土重来”。固然,校园本身具有一定封闭性,警方对校园暴力存在轻视,这些都是难以回避的原因。但最为关键的恐怕在于,不少家长对于暴力教育的功效有着深度迷恋。换言之,暴力戒网瘾学校,实际上受到了来自家长方面的强力支持。

  “棍棒底下出孝子”“棍棒底下出人才”,类似的观念因为穿越历史而流传,被不少人奉为久经检验的真理。尤其是,总会有人“现身说法”,以当下的洗心革面或功成名就,或肯定或赞扬自己此前所接受的“拳脚棍棒”。由此,“暴力教育”始终大有市场。不可否认,暴力的确能让人被驯服,甚至彻底改变行为模式,但同时它也会造成心理创伤。不同的个体,有着自己独特的内心世界,表现出的反应也不尽相同。不少家长往往只看到了“暴力教育”成功的一面,却有意无意地回避了它酿成恶果的诸多事实。

  部分家长对“暴力教育”的迷恋,除了认知上存在误区,更为深层的原因,还在于自身的无知与懒惰。一些孩子之所以有网瘾,常常缘于家长此前不负责任,缺乏对孩子的陪伴与沟通。但家长或根本未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或不愿费力弥补所造成的恶果,动辄抡起棍棒,企图用暴力来实现对孩子的快速矫治。暴力戒网瘾学校的火热,原因上其实与此一致,跟家长们的失职、无知以及懒惰大有关联。

  杜绝暴力戒网瘾学校,职能部门要加强实时监管,依法问责施暴者,用违法必究的行动形成惩前毖后的威慑力。但是,要让暴力戒网瘾学校丧失市场,实现“根治”,需要去“矫治”的对象,恰恰是那些迷恋“暴力教育”的家长。

  文/张隐曜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