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湖南好人”的险中求胜警示什么?

来源:红网 作者:吕高安 编辑:刘飞越 2015-07-26 10:15:41
时刻新闻
—分享—
  湖南卫视最近播出的"湖南好人"节目,聚焦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县治改革,8个县委书记、县长的性格、背景、行政风格不同,改革的内容、困惑、风险各异,但都是险中取胜,结局圆满。透过此,我们可以领悟一些改革之道。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未断链的文明古国,也是传统思维和习惯势力榫卯密合、顽强承袭的"老人国"。中国需要改革,但自古有不少改革未善始善终,不少改革家也没有好下场。
  
  2300多年前,商鞅提出废井田开阡陌、施行法治、奖励军功、设立郡县的改革主张。他徙木立信、忠诚睿智,改革使秦国富国强兵,跃居诸侯之首,获得秦孝公赏识,但改革得罪了众多贵族,孝公死后,商鞅被五马分尸,家族被诛,改革失败。
  
  王安石也是个"多事"的种,他上万言书,力陈北宋积贫积弱之弊,在宋神宗支持下,推行青苗法、市易法、三舍法等改革,遭到司马光等顽固守旧派强烈反对。尽管王安石有"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训"的刚毅精神,但积重难返,新法随神宗病亡嘎然而止。王安石被罢相,从此退隐江湖。
  
  改革是什么?改革就是打破一些传统作法、传统利益、传统势力,进行新的组合调整。犹如刮肉疗毒,疗救者稍不慎,会感染中毒。改革又如劈山,沉睡万年的山壑,一旦削挖,固有结构被破坏,开掘者随时都有崩塌埋身的危险。
  
  "湖南好人"正是刮肉医生和挖山愚公。他们满心欢喜文革结束,国家拨乱反正。但是,他们真正动手改革时,风险随之而来,严峻地考验他们。
  
  险之一,"左"倾思想作怪。覃正彦早就知道"大呼隆"呼不来社会主义,"大锅饭"解决不了百姓吃饭。他上世纪六十年代任石门县委书记就斗胆搞包产到户,七十年代任西洞庭农场场长搞"改革八条",八十年代任桃源县委书记冒险支持包产到户的菖蒲公社。每次改革都使群众大大受益,但腐恶势力屡屡迫害覃正彦,他不惧撤职挨批,仍然执意改革。
  
  险之二,部分干部群众改革认识跟不上。改革者往往站得高、看得远、认得准,有时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少数人容易被多数人误解。30年前,凤凰古城没一个真正游客时,县长吴官林看到了游客云集、经济发展的今天,他发出最严护城令,从紧张的财政中抠挤资金护城。其时,中国旧城改造开发兴起,很多人认为吴官林脑孑进了水。吴官林顶着压力做说服工作、护城工作,直到几年后凤凰经济翻番,成为起飞穷乡的凤凰,大家的观念才跟上来。
  
  险之三,上级支持改革乏力缺位。那时,改革开放伊始,许多事情模棱两可,政策要么跟不上,要么过了头。有些领导思想停留在计划经济年代,对下级改革支持指导自然是"老鼠尾巴打一拳",甚至打反卦。要想富,先修路。其时,蒋金生想从永州蓝山县修一条好路打通邻居广东连州,将牲猪、粮食源源南运,与习仲勋的改革开放对接。但上级批评他占田太多,自不量力。搭帮老蒋一面发动群众肩挑手提锄挖搞施工,一面跑"部"前进,争取萧克等乡籍元老支持。1983年蓝连公路通车,"胡志明小道"热闹起来。
  
  与此同时,在绥宁县”美美"地享受林业宽松政策,"斧砍经济"大兴时,县委书记屈家海却制订"山林收归集体,严控木材出山"的土政策,他霸蛮顶着犯上、右倾保守、破坏改革的帽子,霸蛮盼来国家保护生态的政策支持,换来了"神奇的绿洲"。
  
  险之四,封建意识的阻力。龙秋生即将屈将副职,他一些老伙伴也将被调整,这时,只上不下、光宗耀祖的封建官宦思想来了,势力眼来了。尤其茶陵遭受特大洪灾,"留守书记"龙秋生是否愿意,而且是否调得动干部群众抗洪抢险,维修水库,发展生产,他面临严峻考险。但是,他凭着党性,凭着高望,硬是挺了过来。
  
  几乎同时,邵东县长刘汉云大力发展乡镇企业时首先碰到母亲反对,他毅然拘留了母亲,放开了土地、税收政策支持"能人经济"。一抓一放,刘汉云在忠孝不能两全时,冒着忤逆不孝的压力,舍小爱成就大爱。
  
  不管8个县官的改革具体情形怎样,反正都损害了传统势力,挡了人家的官运财路,这是冒的最大风险,人家肯定要咬牙切齿反击。骂娘,告状,讥讽甚至人身威胁,纷至沓来。随便找你个岔挑你个刺,就够你喝一壶。何况慌言重复一千遍也变成真理。这时,上级很容易顺从"民意",拔"乱"维稳。即使原先支持你的领导,也会厘清关系,丢卒保车,墙倒众人推都有可能。改革流产也就自然而然。小改小危,大改大败,失败的改革在各级各部门还少吗?
  
  但是,8个“湖南好人”的改革竟奇迹般险中取胜。取胜之秘诀,除了对党绝对忠诚,我
  
  认为主要是两条。
  
  一是好人敢于担当。他们有清醒头脑,认准国家大势和社情民意,认准辖区改革的突破口,认准改革将带来发展,也认准风险阻力只是"阵痛"。几个月或几年的阵痛挺过去,改革就成功,否则就是失败。即使失败,他们也不怕开除党藉,不怕离婚,不怕撤职,不怕坐牢,不怕杀头,决意改革。何况这些县官都资格老,威望高,能力强,不到黄河心不死。
  
  二是改革开放是大势所趋。8个县官深刻认识到,困难是暂时的,黎明前黑夜是短暂的,因为党拔乱反正、正本清源的决心已定,发展经济、改善民生、锐意改革是时代潮流。经历阵痛,改革开放政策不断建立并完善,上下一心,支持改革、促进改革已成时代风尚。8个县三十多年来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已经证明,8个县官的改革极大地推动了区域经济,改革后继有人,后劲十足。
  
  伴随着改革的成功,"湖南好人"避免了个人命运的悲剧,功德圆满。三十多年过去了,他们正安度晚年,愉快接受湖南卫视采访,畅谈改革,回首当年,启迪后人。相比商鞅、王安石们,共产党的改革家不知幸运多少倍。
  
  我们钦佩赞颂"湖南好人",目的是搞好新一轮改革。透过好人之"险"看到前面也许更险,难搬的石头也许更多,难啃的骨头也许更大。但是,只要我们继承和发扬好人的忠诚、睿智、担当精神,只要我们拿起"三严三实"的武器,改革一定能善始善终,善做善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