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从孙小果到“小四毛”: 正义岂能在“最后一公里”烂尾

来源:红网 作者:李蓬国 编辑:张瑜 2019-06-01 23:20:14
时刻新闻
—分享—

据太原市检察院消息,山西省太原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决定对任爱军等人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提起公诉。该案系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督办案件,案情复杂,社会影响重大。太原市检察院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任爱军就是外界广泛关注的“小四毛”。记者注意到,任爱军曾两次入狱,七次被减刑。他出狱后,继续寻衅滋事参与组织社会团体活动,被部分网友描述为“山西监狱空投黑社会老大”。(5月31日《北京青年报》)

从“死里逃生”的孙小果,到“两次出狱七次减刑”的“小四毛”,暴露出一些监狱已经成为腐败的重灾区,正义在“最后一公里”烂尾。

无论是黑老大孙小果从死刑减刑到十年,还是“小四毛”七次减刑,其本质和根源都是监狱腐败窝案。

孙小果案是一个穷凶极恶的黑老大。据1998年《南方周末》的报道,孙小果在1997年对一个16岁无辜少女的暴行令人发指:“(孙小果)叫人找来筷子和牙签,用交叉起来的筷子猛夹张某的十指,将牙签扎进她的指甲缝里。少女的声声惨叫似乎让这伙人倍感快意,他们狂笑着,拿起牙签,根根刺进少女的乳房;拿起烟头,在少女的手臂、腹部烙下一块又一块的疤痕……”对此,就连昆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时任教导员都说:“干公安工作这么多年,我还从未见过如此残暴的刑事案件!”

据当时采访的记者透露,稿件见报的当天,记者便受到孙小果的父母的电话威胁:“你一个南方周末的小记者算得了什么,我一月之内叫你进监狱!”可是,当年的记者没有进去,孙小果及他的母亲却被送进了监狱。

但是,记者不可能想到,正义并没有真正得到伸张,被判死刑的孙小果仍能死里逃生,仍能在10来年后出狱并重操旧业,继续当他的黑老大。这对无辜少女及其他受害者来说,正义整整迟到了二十年。这是对法律尊严和人间正义的极大侮辱。

通报指出,牵涉到孙小果减刑相关问题的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刘思源、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副厅级专职审判委员会委员梁子安、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朱旭、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原副庭长陈超等11人被留置。上游新闻记者统计发现,自1994年到2019年的25年间,因孙小果案已导致云南政法系统21名官员落马。仅就合谋帮孙小果冒用发明专利获取减刑一事,涉案的除了孙小果母亲、继父外,还有省监狱管理局1名干警、省一监1名干警、省二监2名干警,以及不知具体数量的“其他涉案人员”。

由此可见,这是一起严重的司法腐败窝案,涉事监狱已经沦为腐败的温床,他们合谋贪赃枉法,肆意践踏法律尊严。

相对而言,黑老大“小四毛”两次出狱、七次减刑,更是直接反映出涉事监狱已经大面积腐烂,散发出糜烂的恶臭。据山西省纪委监委消息,任爱军服刑期间,相关执法司法部门一些工作人员滥用职权、徇私舞弊,弄虚作假、内外勾结,少数人枉法裁判,为其充当“保护伞”,罔顾其对抗改造、违反监规、充当牢头狱霸的事实,为其大肆违规违法减刑。

仅从孙小果、“小四毛”两个黑老大减刑问题看,就能发现涉事司法系统特别是监狱的“抱团腐败”“集体枉法”,已经到了亟待整治的地步。试问,全国还有多少罪犯的减刑是非法获得的?背后又有多少司法腐败尤其是监狱腐败?是不是应该来个全面“体检”?

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监狱更是通往正义的“最后一公里”,如果连“最后一道防线”都失守,“最后一公里”都烂尾,那么,正义就沦为空谈。

文/李蓬国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