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我们还能用“脸”证明自己就是自己吗?

来源:红网 作者:​王如光 编辑:田德政 2019-09-08 21:49:57
时刻新闻
—分享—

一款充满争议的AI换脸软件,弄得许多人因而怀疑人生。长在自己脖子上面的那张脸,还能证明自己就是自己吗?因对AI换脸技术演变难于预知的恐惧,演绎出暂时无解的哲学追问。

日前,这款名为“ZAO”的AI换脸软件一推出,便获得病毒式的下载和转发。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夜爆红后,迅速遭到舆论的强烈质疑,因其“霸王条款”和技术隐患引发全网声讨,许多网友聚集在“ZAO”的官方微博,要求注销账号,删除本地面孔。

这种软件,确实好玩。只要你愿意,随便可以把自己的脸换到任何明星的影视作品上,自己也可以成为影视明星,过上一把“明星瘾”。然而,细思及恐。如果有不怀好意的人获得你的人脸信息,换到色情淫秽或者作奸犯科者身上,再发到网上,那后果……想想就让人毛骨悚然。这不是杞人忧天。如在国外,“ZAO”所用的技术Deepfake问世于2017年,曾被用于色情电影的换脸合成,盖尔·加朵、斯嘉丽·约翰逊等女明星深受其害,以致约翰逊发布声明表示:“互联网就好像一个巨大的黑暗虫洞,正在将自己吞噬。”而后,AI换脸技术也被用来恶搞政治人物。Deepfake的滥用在欧美引来口诛笔伐。而“ZAO”在中国互联网上的脱颖而出并“发扬光大”,在短暂的狂欢过后,自然也不可避免的引来了人们对隐私和安全的忧虑。

“ZAO”的AI换脸软件,要想换脸成功,最主要的是要有“脸”,不管是青春亮丽的抑或是粗糙似树皮的,如果没有“脸”,“ZAO”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然而,随着大数据的应用,各种数据库中,最不缺乏并且是越来越不缺乏的应该就是芸芸众生的各式各样的“脸”。这些脸,有的是我们自己“赏”的,有些是在我们知情或不知情的情形下“丢”的。

在互联网时代,为了办事办证,许多地方都需要我们“赏脸”。到公安部门办身份证、驾驶证、护照之类的自不必说,就是去银行开个户或是完善下资料,银行会要求我们把“脸”留下,这已是惯例。事实上,我们并不珍惜、或者确切地说是不懂得如何珍惜我们独一无二的脸。因缺少对“脸”的自我保护意识,绝大多数人对一些机构的“赏脸”要求,都是有求必应的。

记得几年前,在我们生活的城市,有公司别出心裁的搞无人售货超市,人进门时要先拍个照,超市才能开门。进去后,选好东西付完款,再到门口对着摄像头,门便自动打开让你出来。对这种模式,当时还觉得挺新鲜的。但后来,不知道是人们不习惯这种购物方式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这间超市没多久就悄无声息的关门了。至于它收集到的那些“脸”去了哪里,只有天知道了。到后来,用“脸”的地方越来越多了。如手机开机、手机银行,觉得设密码麻烦,可用人脸识别替代;在坐飞机住酒店时,首先要人脸识别。而有些自助办事终端,更是少不了人脸识别。如最近笔者到某某终端处理汽车违章,在输入一大堆证件的号码后,最终还是要人脸识别才能完成。而有些商业APP,也是要上传“人脸”才能注册的。如笔者的新能源汽车,在公共充电桩充电,必须先下载某平台的充电APP,而在注册时,就要求客户上传“人脸”才能成功注册。其实,要我们“脸”的场合远不止这些。在使用任何网络应用都需要我们贡献部分隐私的时代,用“脸”的地方,肯定会越来越多。这是AI越来越发达、应用越来越广泛的裹挟之下的必然趋势。

当然,这些只是自己知晓的情况下主动“送脸”的。而有些是你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取走的。如近日媒体报道说,中国药科大学在部分教室“试水”人脸识别系统,用于日常考勤和课堂纪律管理。据称,学生是否认真听讲,是否在玩手机,是否闭眼打瞌睡,都逃不过人脸识别系统的“法眼”。这在网上引发热议。而更令人忧虑的是,以后谁敢保证这种系统,不会在办公室甚至是在酒楼食肆、剧院电影院、地铁公交车这类的公共场所“普及”开来呢?事实上许多公共区域都安装有摄像头,当我们步出家门就已置身于摄像头下。我们的影像包括“脸”,无时无刻都被无偿收储。而AI技术的无孔不入,也成就了“脸”数据库滔滔不绝的活水源头。随之而来的是,我们的“脸”已经“丢”得满世界都是。

我们的脸不管是主动“赏”出去的,还是无奈被取走的,就再也不属于你自己了。“丢”出去的脸,就像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现在能证明自己就是自己的就剩下这张脸了。但更无奈的是,“我们还没有习惯‘刷脸’时代,更颠覆性的‘换脸时代’就来了”。面对越来越强大的AI,我们还能用脸来证明自己就是自己吗?

而如何“善待”这些“脸”,不会被拿去“作恶”,这是AI换脸技术带给社会的焦虑,也是伦理和法律共同面对的一道急需解答的考题。

文/王如光

本站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名,不得更变核心内容。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