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非等闲之辈:鼠年说鼠

来源:​红网 作者:​姜文来 编辑:田德政 2020-01-26 12:14:19
时刻新闻
—分享—

十二生肖,鼠排第一,让鼠无比自豪,鼠辈独占鳌头,别管第一怎么来的,不看过程只看结果,这是我鼠辈世代的荣耀。

别瞧不起我们鼠辈,我们鼠辈可是一个大家族,世界上几乎任何地方都有我们的身影。全世界共有鼠类大约480种,中国有34种。我辈本事非凡,上天入地,浮水耐渴、耐旱低氧抗癌,鼠小本领大。大家谈癌色变,爱长生不老,我族裸鼹形鼠就是抗癌明星,几乎不得癌症,而且最长能活32年(相当于人类1920岁),即便在零氧的情况下,也能活18分钟不受到损伤,人类是不是很羡慕?我族更格卢鼠生活在北美沙漠中,一生可以滴水不进,但依然健康生存,本领是不是很大?我族麝鼠生活在水域,游泳能手,拥有水老鼠、水耗子美誉,其居住的房子独特,功能合理布局,他是建筑能手,令人惊叹。我族高原鼢鼠,虽然不能说攀登珠穆朗玛峰不需要氧气,但他可以青藏高原非常缺氧地区生存自如,人类难以匹敌。我族还有会飞的鼯鼠,虽然不能像雄鹰一样翱翔天空,但在树、陆中间滑翔也很优雅,人类只能借助工具才能做得到。

我的体型独特优美,锥形体型你有吗?我最骄傲的是牙齿,我没有犬齿,也算与众不同吧,另外我的牙齿之间有间隙,不怕塞牙,我的牙齿最独特之处是活到老长到老,不像你们人类到一定程度就不长了。长给我带来好处,也带来烦恼,太长了不利于我生存,我必须不断地将其磨短,所以我什么都啃,不要以为我喜欢啃的东西,我只是将它当磨牙石,因为常磨牙,牙齿才异常锋利。我从来不挑食,植物可以吃,肉也可以食,我是杂食的动物。

我在文化领域占有突出的位置,可以说是不可替代。《诗经》有我一席之地,国风·魏风中有我的专版《硕鼠》:硕鼠硕鼠,无食我黍,无食我麦,无食我苗,什么都不让我吃,那不饿死我呀,我知道我是替死鬼,为贪婪的剥削者背黑锅,但这黑锅背了近三千年,还是没有头,看来得一直背下去了,倒霉,倒霉就倒在我这张贪吃的破嘴上。成语是汉语的精华,关于我的成语很多,什么鼠目寸光、贼眉鼠眼、抱头鼠窜、獐头鼠目、鼠财重义、猫鼠同眠、狗头鼠脑、老鼠过街、鼠窜狼奔、孤雏腐鼠、胆小如鼠、鼠屎污羹,等等,几乎都是贬义的。关于我的歇后语也很多,但没有能拿得出手的,丢尽了我的鼠脸:老鼠看天——小见识,同样是看天,我的见识怎么就小,你们就大,你们只顾GDP不顾环境保护,比我大多少?出洞的老鼠——东张西望,这叫警惕性高,怎么也成了毛病。黄鼠狼挡汽车——自不量力,既然敢挡汽车,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这叫勇敢,怎么是自不量力呢。老鼠见猫——不敢吱声,这是生存技巧,吵吵就没有命了,你们人类在森林中见到老虎不也是连个屁都不敢放,有的还屁滚尿流呢,这没有什么丢人的。老鼠钻进书堆里——咬文嚼字,为了磨牙,为了生存,有字有文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别给我戴高帽子了。看《诗经》、成语和歇后语,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我也没有什么大罪,不就是偷吃点东西吗,也不至于对我这么恨之入骨,处处挤兑我,看来是我偷吃知识分子的东西了,他本身就穷得响叮当,让我给吃了,他就得饿肚子,岂不不恨死我?知识分子真是惹不起呀,以后就去大贪官家偷吃,即使喝了他家的茅台都不知道少,也不会这么将我钉在历史羞辱柱上示众,羞煞我也!

我确实需要向人类认罪,因为与我有很大的关系,曾让人类生命受到严重威胁,剥夺了不少人的性命。鼠疫是可怕的传染病,在39种法定传染病中被列为首位。鼠疫为自然疫源性传染病,鼠、旱獭等为鼠疫自然宿主,主要在啮齿类动物间流行,褐家鼠和黄胸鼠是主要传染源,狐、狼、猫、兔、骆驼和羊也可能是,在世界历史上鼠疫曾有多次大流行,剥夺了不少家庭的幸福,现在人类已经控制了鼠疫,我想发威也难以如愿。由于我到处乱窜,也时常带些病菌,成为污染源之一。

我为自己犯过的罪忏悔,也一直在补过,我用子孙的生命为代价进行赎罪。我族小白鼠一直在生理学、医学、药学等学科的教学与研究中作为实验动物,当做食品、化妆品、药品、生物制品、工业产品和医学及生命科学等的安全性、毒性和效力等方面的实验,每天接受各种不同的实验,给我服毒,给我注射各种药品,如果没有我,得用多少人来代替,这产生的伦理问题难以想象。这是我对人类做出的最大贡献。

当然,我的皮毛也在为人类做贡献。我的肉也在为人类做贡献。我挺佩服广东人,“天上飞的除了飞机,地上跑的除了汽车,两条腿的除了人,四条腿的除了桌椅板凳,没有广东人不吃的”这是对广东的描述,尽管不准确,但我的兄弟姐妹田鼠和山鼠却真实地进入他们口中,成为他们的美味。我还听说广东有道菜叫做“三吱”,将刚出生的老鼠抓来,筷子一夹,叫一声,放热水中再叫一声,然后放入口中再叫一声,听着就毛骨悚然,可怜我那老鼠崽呀,怎么命那么苦呀。

很庆幸,我也招人喜欢。正月二十五晚上是我姑娘出嫁,人类为我让方便,家家不点灯,摸黑吃“老鼠爪爪”,我虽然知道不打扰我怕得罪我以免给自己带来麻烦,但确实帮了我很大忙,让我姑娘风光顺利出嫁,与人方便自己方便,我也会感恩的。我最喜欢晋简文帝司马昱先生,他爱我如掌上明珠,最令我感动的是他爱我连我脚印都当成艺术品欣赏。他任抚军大将军时,不允许擦掉床榻上的灰尘,为的是看我在上面走过留下的痕迹,欣赏若痴,下属打死我族之后,晋文帝很心痛甚至想惩罚那个人。如果世人都像晋文帝那样爱我,我有何求?可惜这样的人太少了。我也很可爱,虽然被当做小丑来看待,但也让我在孩子心目中深深扎根。中国民间传唱经久不衰的儿歌“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喝,下不来”,将我的尴尬示众,但也让我历史留名,君不看世上哪首流行歌曲会流传这么久?猫与老鼠动画片,我多么聪明机智,让众多人爱上我,还有人给我写信要我做她的男朋友,我拒绝了,毕竟我们不是同类,我有自己的女朋友,不能成了名就出轨,更不能像文艺界一些名人那样乱呀,这不是我们鼠辈的传统。

我与猫的关系扯不断理还乱。过去在猫面前,我总是弱者,被欺凌,最为可恨的是猫抓住我不立即将我处以极刑吃掉,而是不断地戏弄我,让我胆战心惊。猫戏弄我不是因为玩,那是因为他寂寞,我参透了这个天机,通过不正当手段解决了猫的寂寞问题,我们的关系现在大为改善,尤其在城里更加明显。在城里我不再怕猫,猫有时反而怕我,被我追得屁滚尿流,有时我们还是好玩伴,相互陪伴互相玩耍。只要功夫深,只要环境变,仇敌变依恋,我和猫的关系演变就是典范。

鼠年到了,人类更喜欢我,到处有我的身影,我一下子成了网红,看看有关我的对联:豕去呈丰稔,鼠来报吉祥;新妆鼠嫁女,美景艳迎春;窗花巧剪吉祥鼠,科技尊称致富神;银花万簇迎金鼠,火树千株展玉龙;等等,我没有向人类送一份礼,该偷吃还是偷吃,一下子我就成为座上宾了,成为金鼠,鼠想红,别着急,十二年一次,周期性特准。

我还要告诉你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鼠年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关键之年,十三五收官,十四五即将开始,特别关键的是今年要完成脱贫攻坚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向全世界宣布中国解决了绝对贫困,这是了不起的成就,为世界扶贫做出了中国的贡献。我也很骄傲,因为在鼠年完成了这个伟大任务。

其实,我就是我,功与过,任凭他人评说,我没有文化和本事左右不了世界,我很渺小,既维护不了我的荣誉,也抹灭不了我的罪过。我只想说,我是大自然的一员,人类喜欢我,我在,人类不喜欢我,我照样在。我有灵性,繁殖力超强,我是生物链中一环,世界上少了我将引发一场灾难,当然我多了会有另一场灾难。我不祈求人类善待我,只期盼人类尊重自然规律,人归人道,鼠归鼠道,共享这个美丽地球。

来源:​红网

作者:​姜文来

编辑:田德政

本文为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0/01/26/6650177.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