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感恩仇家

来源:红网 作者:​曾德凤 编辑:田德政 2020-01-30 15:47:20
时刻新闻
—分享—

荆轲说:我特别感恩秦始皇,如果没有他老人家,哪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场面,让人千百年来津津乐道?哪有我头顶上天下第一刺客高耸入云的桂冠?如果没有他老人家,我就一介武夫,还是那种淹没在草丛中的武夫。是秦始皇成就了我!我就是绞尽脑汁呕心沥血为他老人家写一篇花团锦簇的《屁颂》,也不为过。

诸葛亮说:如果没有司马懿明知我演的是空城计也毫不犹豫地退兵,那我会吃个大败仗,颜面丢尽,哪还配拥有天下第一智囊的雄伟称号?当然,并不是司马懿对我诸葛亮特别地宠爱,他有他的小算盘,那就是如果他轻而易举就把我灭了,没有了看起来强大的对手,那狡兔死,猎狗烹,曹家就再也不会重用他了,他的好日子到头了,曹家甚至有可能宰了他,那他取而代之称帝的野心,便注定是镜中花水中月了。不过,不管他目的如何,客观上他是帮了我,这个恩,我得记着。至于是不是涌泉相报,得看朕的心情。

蒲松龄:我得感谢一直不给我机会的一串考官,如果他们奉送我机会,让我中了举人甚至进士,做个芝麻县令什么的,那《聊斋志异》便没有可能问世了,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永垂不朽了。就是某某大帝拿一百个县令来换我的《聊斋异志》,我都会嗤之以鼻的。

孙悟空说:如果西天取经路上没有各种各样的妖怪,险象环生,那唐僧也不会傕我了。傕我,就是帮助他打妖怪。是妖怪成就了我,使唐僧非傕我不可。没有妖怪,我什么也不是,至今可能还是一个游民,靠打临工度日。我也许混得连年轻时的韩信都不如,肚子时常做拼命减肥状,但早已无肥可减。我的运气不一定有韩信好,能不能在肚子告急时恰到好处地遇上慷慨施舍的漂母,很难说。

马说:我最怕马蝇,他们用大刀一样的嘴巴插进我的皮肉,拼命地吸血,让我痛苦不堪,他们一叮我,我便产生了狂奔的冲动,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我暂时忘却疼痛。马蝇虽然坏,但也不是头顶长疮,脚底流脓,一坏到底,从某种意义上说,还是马蝇成就了我,让我成了千里马。如果没有马蝇,我绝对是一匹庸马,收获不到任何赞美之词的。什么千里马常有,应该说马蝇嘴下的千里马常有,韩愈你懂不懂?

猫说:如果没有老鼠,我们就失去了最重要的作用,显得可有可无了。有了老鼠,人们才会想起我们,重视我们,争相包养我们,让我们衣食无忧。埋汰老鼠,那就是忘恩负义之徒了,令人不齿的。也是的,我还没有昏庸到埋汰老鼠的地步,祝他们万寿无疆的歪心思倒是早有了!

来源:红网

作者:​曾德凤

编辑:田德政

本文为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0/01/30/6662281.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