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武则天她妈”:政府公文中的标题党?

来源:红网 作者:都大伟 编辑:张瑜 2020-11-20 21:20:37
时刻新闻
—分享—

11月19日,一份灵山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成立《武则天她妈在钦州》历史文化研究工作组的通知在网上被热传并引发争议。该县相关领导干部向媒体证实“该文件属实”“我们选择用客观事实直白表述,网友、各界人士热议也没关系”。不过,该工作组目前已改名。(11月19日 澎湃新闻)

就这份已被官员证明属实的文件截图来看,这份文件属于政府机关公文众多类型中的“通知”,具体而言属于“工作通知”。按照公文写作的要求,“通知”用于向下级传达需要办理或执行的事项,具备相当的权威性。公文下发后即牵一发而动全身,相关下级单位将遵照公文流程执行落实。每一次文件流转执行的闭环,都仿佛是一个井然有序的生态系统。这样一份会流转到各部门的政府公文,在其标题中出现了标题党式的“武则天她妈”字眼,难免让人大跌眼镜,并搅动互联网的公共舆论。

或许是为提高地方名气以招商引资,或许是为谋求学界关注以搭台唱戏,无论出于何种动机,这一纸标题党公文至少在舆论场上把灵山县政府和相关项目牵头负责人推到了劣势地位,因为它反映出两个问题:一方面,它体现了有关部门在语言文字把控运用上的无知自负;另一方面,它体现出有关部门在学术立项上的庸政懒政。

社会生活是多维的,每个维度都有自己的一套话语体系。每套话语体系有自己的语汇:政府机关的话语体系充斥着“落实、指示、政策”,财务会计的话语体系充斥着“报表、负债、应收账款”,互联网公司的话语体系充斥着“勾兑、面基、对齐”。有时,不同的话语体系也会共享同一个语汇,但含义决然不同——比如政府机关话语体系中的“研究”和学术界话语体系中的“研究”。在一套话语体系中浸淫日久,人就会养成适应该套话语体系的惯习性思维,甚至在生活中也会使用同一套语汇,而无意间排斥其他话语体系。那么,“武则天她妈在钦州”是哪种话语体系中的语汇呢?

首先,它不属于政府机关的话语体系;其次,它是一个所谓的历史文化研究工作组的名字,但显然没有一星半点的学术味道,连稍微受过一点儿学术训练的本科生都不会承认它是学术语汇。但这一工作组的确是为考证某种史实而成立的。跟历史有关却又不严肃,把它归结为某种茶余饭后市井坊间的大众戏说语系似乎更合适,这跟某些自媒体的公众号推文何其相似,把它称作是政府公文中的标题党并不为过。

由此可见,政府机关的话语体系出现滑天下之大稽的标题党,把市井的话语体系和政府机关的话语体系糊里糊涂地混淆至此,这至少反映出有关部门在语言文字运用的专业性上是缺失的。所谓“选择用客观事实直白表述”的解释也很苍白。实际上,即便在文学界的话语体系中,按照作家王蒙先生的观点,作家应该同时也要成为学者,将文笔才华与专业学识相结合。通俗文学尚且如此,况政府公文乎?

这背后反映出的另一个问题,则是有关部门的不作为。即便是横向课题立项,它在结项之前也总要有一个探究、发现、得出结论的近乎学术化的过程。“武则天她妈”的出现只能说明,在这一课题立项伊始,有关部门就忽视了与学界的沟通,否则断然不会出现如此偏离于学术界话语体系的语汇。在某种程度上,这就是一种庸政懒政。

政府公文标题党式的语言无知和庸政懒政,短期来看并无显著的直接危害,但长期来看,它对语言文化的侵蚀可能会产生巨大的侵蚀,我们反对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式语言,但也绝不提倡事关严肃课题立项的话语体系走向另一个极端,走向浅薄化。不管立项的主体是谁,一个合格的研究课题总还是要“自尊自重、自珍自爱,讲品位、讲格调、讲责任,抵制低俗庸俗媚俗”。滑向标题党,那就未免把身段放得太低了。

来源:红网

作者:都大伟

编辑:张瑜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0/11/20/8626877.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