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杂感随笔 | 目光向南

来源:红网 作者:李彩凤 编辑:张瑜 2021-10-08 17:30:56
时刻新闻
—分享—

文/李彩凤

九九重阳,远嫁武汉的我不由目光向南,那是故乡广东梅州的方向。重阳节,也叫老人节,即便我不愿将“老人”一词与爸妈联系在一起,但他们日渐斑白的头发和沧桑的容颜,让我不得不承认,爸妈确实老了。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下岗潮让爸妈同时失业,生活一下子变得拮据起来。爸妈都是读过书的人,所以他们知道培养子女读书比挣钱更重要,为了不让我们姐弟三个变成留守儿童、耽误学业,他们没有外出打工,而是就近在小镇上做起了临时工,哪里有活就去哪里干,不管多脏多累,只要能挣钱就行。他们做的最多的是建筑工地的活,抗石头、挑沙子、和水泥、搬砖头。

我读初二时,学校新起了一座教学楼,建筑工人忙碌的身影我们都看在眼里。

有一天,老师谈劳动分不分贵贱话题,同学们各抒己见,我说:“劳动不分贵贱,所有的劳动都值得尊重,比如我们现在读书的教学楼,是建筑工人一砖一瓦做出来的,没有他们的劳动,就没有这栋楼,没有这个教室,我们应该尊重他们的劳动。”即使老师表扬我说得对,但还是有很多同学不以为然,那时,大家打心底看不起建筑工人。大人们教育小孩会说:“你不好好读书,长大了就去挑沙搬砖卖苦力。”

爸妈那时的工钱,大工一天15元,小工一天5元。这些收入是我们一家五口的生活费、姐弟三个的学费、教育附加费、补课费、资料费等等一大笔开销。

为了挣钱,无论多辛苦多远的活爸妈都接。每天,天没亮他们就蹬着笨重的自行车骑行两个小时去工地,天黑时才拖着疲惫的身体骑车回家。生活的担子如此沉重,爸妈却从未抱怨,专心做着自己的事,想着办法去找新的活,领了工钱存起来给我们交学费。

随着我们姐弟长大,爸妈的肩膀磨平了,背也快压弯了,他们像老黄牛一样默默前行卖力耕耘,供我们姐弟三个读书。更可贵的是,多年后我从亲友那里得知,即便那些年家里如此艰难,爸妈还是会借钱给有困难的人,从不因自身的困难拒绝帮助他人。读书、做人、做事,爸妈都身体力行地教导着我们。

最难最苦的日子,是我和妹妹先后考上大学就读的那几年,家里所有的钱都给我们交学费,生活费是从爸妈和弟弟嘴里省出来的。爸妈拼命地干活,一天没活干就心慌,只要有活干,再苦再累也无所谓。

我和妹妹相继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一些街坊和老妈闲聊时会问:“现在她们两姐妹工作了,工资要拿来还债吧?她们读大学你们借了不少钱吧?”每每这时,老妈就自豪地说:“她们两姐妹读书,我们没有借过一分钱,她们现在挣的钱,我们一分钱不要。”旁人听了,无不佩服地竖起大拇指。

前年,弟弟大学毕业顺利参加工作,爸妈凭着坚强的毅力培养出了三个大学生,街坊邻居们无不交口称赞。如今,终于卸下重担的他们过上了退休生活,每天逛逛公园,买买菜,做做饭,看看书,下下棋,喝喝茶,安然自在。

已为人师的我常常告诉学生,不要瞧不起任何劳动者,他们用双手支撑着整个家庭,托举着子女的未来,他们是了不起的人,值得我们尊重。

重阳佳节,我凝视南方,心怀感恩,祝愿所有辛勤善良、无私奉献、为子女成长付出毕生心血的父母健康长寿,幸福久久。

来源:红网

作者:李彩凤

编辑:张瑜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1/10/08/10270970.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