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杂感随笔 | 余生,让我来做您的小棉袄

来源:红网 作者:夏元秀 编辑:张瑜 2022-06-10 17:04:05
时刻新闻
—分享—

□夏元秀

曾有人开玩笑问我:“你公公婆婆给你留了很多家产吧,要不然,你怎么对他们那么好?”嫁给家境贫寒且兄弟六个排行老幺的先生,一切都得靠自己打拼,我对公婆好,除了感恩二老对先生的养育之恩,更多的是公公对我的月子之恩。

初嫁先生,我其实与公公相处得并不愉快,婆婆做生意每天早出晚归,先生在50里外的市内工作,平日里就我和公公两人在家。他不苟言笑,要么不说话,但凡开口必是严肃的教导:“乱倒剩饭不会过日子”“成了家就不要再跟朋友一起出去‘嚯嚯’”“菜苔炒得像泥巴做事不中用”等等,反正,从长相、到家庭、到为人处事,我就没一样能入得了他的法眼。

我叫他爸爸他都不理我,我只好学着先生用方言叫他“伯伯”,他才不情不愿地“嗯”一声,以示听到了。我的原生家庭每天都充满了欢声笑语,生活在这样一个古板老头的身边,感觉太压抑,虽才过几个月,却像过了一个世纪般难捱。

但是,当女儿出生后,公公突然像变了一个人,那时候先生没有护理假,婆婆又做生意,照顾“月母子”的重担,自然就落到了公公的头上了。

还在医院的时候,公公就一再叮嘱,在他的红糖鸡蛋送达之前,一律不能让我吃别的东西。“只有先吃了红糖鸡蛋,才会恢复得更快。”

出院那天,公公备了好大一挂红鞭炮,绕院子一周,红红火火、热热闹闹迎接我们母女的归来。“咱老谭家就是缺女娃。”看得出来,他这次的笑脸是发自内心的。

他的双手修长而洁净,拿粉笔头的人气质就是不一样。每天,天还没亮,就听到他开始手忙脚乱地抓鸡了,可怜一辈子没杀过生的他拿刀的手半天都对不准鸡脖子。他做事相当过细,一只母鸡要捻半天毛,对着灯捻,对着太阳捻,直到最后一丝绒毛被彻底褪尽,他才满意地放进锅里煲。

他从不随便进我的月子房,往往是一碗鸡汤面条伸手放进门边的桌子上就赶紧离开,我吃完后他又迅速将空碗拿走清洗干净。他会在婆婆在家的时候,偶尔进来疼爱地拍拍宝宝的脸蛋,也会在我洗尿片的时候,迅速将我赶回房间,虽然还是不大喜欢跟我说话,但我已感觉很满足。

出了月子,48只母鸡的营养让我和宝宝长得白白胖胖,公公却累倒了——肠癌,医生对他说是早期,没事儿,做了手术还能多活20年,他不信,但还是积极配合治疗。医生其实没有骗他,现在,我女儿都30岁了,95岁的他仍能吃能喝,能说能笑。

公公越老越喜欢跟我说话了,以前的老同事、过世的婆婆都是他的话题,在电视上看到哪里有花海他也想去看看,哪里有美食他也想去尝尝,每个节假日,带他去他想去的地方转转,陪他聊他感兴趣的新闻,用他听起来刚刚好的音量与他说话,或端个小凳,伴着他听他讲那过去的事情。

他思维清晰,记忆力惊人,我初步打算,要好好孝顺他到100岁,但掐指一算,却猛然惊觉只有短短的5年光景,生老病死,我们无法阻止,惟愿在他有生之年,过得更安心更舒心。

来源:红网

作者:夏元秀

编辑:张瑜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2/06/10/11375259.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