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从《庚巳编》看明代奇闻

来源:红网 作者:黄西蒙 编辑:张瑜 2024-04-01 21:00:14
时刻新闻
—分享—

□黄西蒙

一个人在年少时代,往往是想象力最丰富的时候,古人也不例外。明代嘉靖年间的文人陆粲,以研读《左传》著称,但在他二十五岁中进士之前,却十分热衷各种脑洞大开的奇闻异事。他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写一本叫《庚巳编》的书,主要记载了明代的奇人奇事,其中不少故事的真实性都不可考,可以作为志怪小说来读。

《庚巳编》里有不少用科学和常识无法解释的怪事。比如,有篇《猪犬生儿》,属于志怪中常见的人兽故事:

“壬申春,长洲阳城湖旁民家母猪产一雏,猪头而人手足。十二月十六日,嘉定二十二都民家犬生一儿,形状皆人,但足根短,背微有毛。或以人与畜交而生,理或然也。”

《妇人生须》写的是长胡子的女人的怪事:

“弘治末,随州应山县女子生髭,长三寸余,见于邸报,予里人卓四者,往年商于郑阳,见人家一妇美色,颔下生须三缭,约数十茎,长可数寸,人目为三须娘云。”

还有《肉芝》这篇,与不少民间传说中的灵芝奇事很像:

“癸酉春,长洲漕湖之滨,有农妇治田,见湖滩一物,白如雪,趋视之,乃一小儿手也,连臂约长尺许,其下作声唧唧。惊走报其夫,夫往看亦甚疑怪,掘之,其根不可穷,乃折而弃之湖。尝读《神仙感遇传》云:兰陵萧静之掘地得物,类如人手,肥润而红,烹而食之,逾月发再生,力壮貌少。复值道士顾静之曰:‘神气若是,必尝仙药。’指其脉曰:‘所食者肉芝也,寿等龟鹤矣。’然则漕湖之物,正此类耳,乃不幸弃乎愚夫之手,惜哉!”

民间有人认为肉芝有神性,如果能吃一口,就延年益寿。古人科学知识不丰富,对于很多稀罕的东西,都会赋予神秘的想象,至于到底有没有想象中的奇效,就不为人知了。

还有一些历史人物和事件,也被赋予了神秘色彩,增添了传奇的魅力。

比如这篇《刘公望气》:

“鄱阳之役,两军接战方酣。太祖据胡床坐舟端,指挥将士。诚意伯刘公侍侧,忽变色发谩言,引手挤上入舟。上方愕然,俄一飞炮至,击胡床为寸断,上赖而免。战胜之前一日,上疲极,欲引退,公密奏曰:‘姑少须之,明日午时,吾气旺矣。’已而果以翼午克捷。”

朱元璋与陈友谅当年在鄱阳湖之战时,朱元璋坐在船头,指挥兵士作战。神机妙算的刘伯温突然感觉不妙,让朱元璋赶紧离开船头,紧接着,一发炮弹打过来,将朱元璋原来所在的位置炸得粉碎。朱元璋似乎已经参透了天机,知道在什么时候攻击,朱元璋的气运是最好的,后来事实也证明了这点。

鄱阳湖之战的奇闻奇事,还有《棕三舍人》这篇:

“棕三舍人者,棕缆也。太祖御舟师败陈龙谅于鄱阳湖,死者数十万。返还,季棕缆于湖,冤魂凭之,遂能为妖。舟人必祭,否则有覆溺之忠。”

古代战争极其残酷,几十万人葬身鄱阳湖,冤魂迟迟不能散去,竟然附着在船的棕绳上,成了妖怪。如果后人经过鄱阳湖,不祭奠亡魂的话,就有翻船的危险。这段记录,可以看出,鄱阳湖之战不仅是元末规模很大、战况惨烈的水战,也给明代百姓留下深刻印象,很多细节都有了神秘化的色彩。

对于地震、天降陨石之类的自然现象,《庚巳编》也有一些记录:

《腾冲龙》:

“正德某年,云南腾冲龙卫地震。其初,日数十度,渐至十余度,后至一二度,凡半年乃止。有一山倾为平地,一村坊居民数十家,皆陷没入土中,余以震压死者不可胜数。民无宁居,皆即空旷处构庐舍以自庇。举人汪城者,家人尽宿后圃,夜半有龙见于圃中八仙桌上,头角尾爪悉具,其色白,若粉所画,扪之鳞甲刺手,但不觉其蠢动耳。居数日,来观者众,汪氏恐为家祸,取狗血涂之,乃灭。”

《陨石》:

“成化中,星陨于山东莒城县马长史家门中。初坠地,其光煜煜,而星体腐软,特如粉浆。马家人以杖抵之,没杖成穴,久而渐坚,乃作一石。”

《庚巳编》中还有《蝎魔》(“西安有蝎魔寺,塑大蝎于栋间”)、《人妖公案》(“都察院以男装女黡魅行奸异常事”)等篇目,也是故事性和神秘感俱佳,值得细细品读。

来源:红网

作者:黄西蒙

编辑:张瑜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646848/83/13693952.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