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杂感随笔 | 烤红薯

来源:红网 作者:黄雅琳 编辑:颜新武 2024-03-31 17:04:54
时刻新闻
—分享—

5854c583e13447c093971312f27a4306.png

□ 黄雅琳( 重庆第二师范学院 )

熙熙攘攘的人流,热闹非凡的集市,车队的鸣笛声,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在此时汇成了一首充满人间烟火气的曲子。“烤红薯,又香又甜的烤红薯,五元一个,好吃不贵。” 这叫卖声让我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叫,我回头望去,看见一个一米高的铁桶旁站着佝偻着背的老爷爷卖烤红薯。

老爷爷的吆喝声将我的思绪带回了记忆中的老家。记得小时候过年回到外公家,外公家有温暖的火炉,有绚烂的烟花,有阖家团圆的欢乐。还有在屋子里不起眼的角落,杂乱无章堆放着一堆红紫色的块头,它们带有泥土的清香,在泥土的遮挡下隐约落出一点红色。我仰起头拉着外公问道:“外公,这个是什么?看起来好像洋芋哟。”外公笑着看我并告诉我,这是红薯,把它煮熟了剁成块喂给猪吃的。那时的我似懂非懂,接着问道:“那猪都可以吃,是不是我们也可以吃。”外公摸着我的头,认真地告诉我,在我妈妈那个年代,都是吃这些长大的,而且红薯不论是煮来吃还是烤来吃,都很好吃。烤红薯一下子勾住了我的好奇心。我缠着外公给我弄烤红薯,外公爽快地答应了。

接着外公从红薯堆里仔细挑选,拿起一个模样乖巧的红薯。外公先将厨灶里烧得正旺的柴抽出几根,然后用火钳将灶膛里的灰弄出一个洞,再用火钳将红薯放进去,在红薯的表面弄上一层厚厚的灰,然后静等红薯烤香。在这等待的过程中,灶膛里的火星时不时探出头张望四周,外公偶尔往灶膛里加入小的柴块,无意中瞥见我不安分的小手,吓唬我说:“不要玩火,玩火的孩子晚上会尿床的。"我吓得立刻放下手中的小木棍,陪着外公一起看火发呆。

几分钟后,外公拿起火钳,挥开灶膛里的灰,夹出烤红薯。这个烤红薯黑不溜秋的,看起来没有什么卖相。外公先将它放在地上冷一下,然后拿起还有些烫的烤红薯左手右手地来回颠,再呼着气将这层黑黝黝的外皮剥开,一股香甜的热气扑面而来,露出微黄的红薯瓤,让人食欲大振。外公将剥了一半皮的红薯给我,嘱咐道,慢点吃,别烫着。我迫不及待地咬下一口,一瞬间从嘴里甜到了心坎上,全身暖洋洋的。慢悠悠地走到后院,我们家小狗闻见了烤红薯的香气,一刹那的功夫,飞奔到我的面前,咧着嘴,尾巴欢快地摇动着,于是我一口,它一口,它一边吃一边耐心听着我的碎碎念。就这样,我和它一起吃完了烤红薯,它用湿漉漉的眼睛望着我,似乎在说,还有吗?再来一个。我摆了摆手,示意没有,想和它一起玩,结果它伸了个懒腰,毫不犹豫地转身回到温暖的被窝。我被它的举动气笑,冲到客厅找外公告状,想要再烤一个,外公被我的幼稚逗笑,答应我再烤一个。最后,我拿着香喷喷的烤红薯诱惑这个小懒狗陪我一起玩。

自此之后,我喜欢吃外公做的烤红薯。之后的每一年,每次回到外公家,外公都会为我烤上几个红薯,临走时又为我带上几个。躺在手中热腾腾的红薯,驱散了冬日的寒冷,治愈温暖着我。这淡淡香气中有着外公对我的宠爱,有着家人闲坐、灯火可亲的氛围感,有着老家独有的喜悦,还承载着我年少的记忆。

如今,看见老爷爷卖的烤红薯,仍会心动,走上前去买一个,一口咬下去,烤红薯虽香甜可口,可我却再也尝不出童年的味道。童年吃到的烤红薯永远地停留在了记忆中,成为了我回不去的快乐时光。

来源:红网

作者:黄雅琳

编辑:颜新武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646847/75/13689434.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