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潘金莲的悲剧

来源:红网 作者:刘吉同 编辑:化定兴 2021-04-14 19:36:05
时刻新闻
—分享—

文/刘吉同

潘金莲天生丽质,但在《水浒传》所描述的时代,这却成了祸害,觊觎她美色的两个富豪,硬把她的人生糟蹋成悲剧。第一个是清河县大户。潘金莲原本是他家的使女,大户多次缠她但遭拒绝,恼羞成怒于是报复,倒赔房奁把她嫁给了“身不满五尺,面目丑陋,头脑可笑”的武大郎,真是“暴殄天物”。清河浮浪子弟和阳谷县的西门庆均说“好一块羊肉,倒落在狗口里”,话尖酸刻薄,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假如潘金莲能嫁个如意郎君,以后的悲剧很可能会避免。遭大户欺凌,人权遭践踏,婚姻没自由,是她踏上悲剧路的全部原因。

武松身长八尺,相貌堂堂,有万夫不当之勇,还是誉满天下的“打虎英雄”,与武大的猥琐和无能形成了强烈反差。潘金莲第一次见到他,便迷上了,“我嫁得这等一个,也不枉了为人一世”,以后便千方百计讨好小叔,欲“美梦成真”。潘金莲这样做,肯定有违妇道,但从另一个角度讲,这何尝不是她对不公婚配的反抗?她太想甩开武大、追求真正的爱情和美满的婚姻了,这也是人性的正常反应,就是放在当时,也是有错而无罪。然而,另一个富豪的出现,把她彻底推入了深渊。

这个人就是西门庆。王婆说他“家里钱过北斗,米烂陈仓,赤的是金,白的是银,圆的是珠,光的是宝”。话可能有些夸张,但确实有钱,用西门庆的话说,“虽不及邓通,也颇得过”,可见其之富有。阳谷知县又爱钱,只做了两年半知县,便“赚得好些金银”。这些赃款中,定有不少来自西门庆。西门岂止贿赂知县,就是那些“县吏都是与西门庆有首尾的”,足见他是全方位“公关”。潘金莲秀色可餐,又是畸形婚姻,感情估计又处于焦虑和“空白期”。我想,此时阳谷县城里欲“乘虚而入”的,绝不会只有一两人,但这些人只能在梦中意淫一番罢了,唯有西门庆敢公开勾引和玩弄身为良家妇女和有夫之妇的潘金莲,何哉?银子与权力交媾生下的邪恶,让西门大官人色胆包天,连武大的弟弟、“打虎英雄”武松的“脾气”都被他“忽略”了,潘金莲也从此走上了“不归路”。

有人说潘金莲也不是好东西。话有一定道理,但是,你千万不能低估这种邪恶的能量、疯狂和无耻。这样说吧,在阳谷县,只要西门庆看中的女人,不管李金莲、张金莲、王金莲,恐怕都难逃脱他的魔爪。潘金莲是只羊,西门这样的狼随时会吃掉她。

武松杀了潘金莲,但他却是嫂嫂悲剧的受害者。二郎弄清哥哥的死因后,并没有杀人之念,而是相信法律,遵守法度,带着证人、证据一起到县厅告状。然而,知县是另一方邪恶,他用种种理由搪塞武松,西门庆乘势又“使心腹人来县里,许官吏银两”。结果从知县到狱吏,异口同声为西门庆开脱。武都头催知县捉人,众公人却拿出诸多“硬道理”回击他,劝其“不可一时造次”。武松怒不可遏,这才想起腰间那把锃亮的朴刀,于是一不做,二不休,血刃潘金莲和西门庆,为兄长报了仇,尔后投案自首。自此,武松从阳谷县都头变成了大宋囚犯,也从“打虎英雄”变成了“杀人英雄”,之后的鸳鸯楼上他一口气杀了张都监等15人,连无辜的仆人也杀了。

多说一句。武大不幸但又有幸,他有位敢让朴刀说话的弟弟,这才让毒死他的凶手用命偿还。这种“福分”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恐怕比彩票中奖都难。

《水浒传》所反映的北宋末年,公序良俗崩盘,社会整体溃烂,透过潘金莲的悲剧,便可找到答案。恃强凌弱、权钱勾结,社会没有了公平和公正,没有了是非和正义。法治原本是保证社会公平的最后一道防线,然而,这道防线也失守了,致使一道道防御邪恶的大门洞开,就像倒掉的多米诺骨牌那样,社会岂有不溃烂之理?而受害的岂止是武大郎、潘金莲这样的芸芸众生,众多的中产阶级和官吏,同样也不例外。“天冷到处寒”,谁也躲不过。

来源:红网

作者:刘吉同

编辑:化定兴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1/04/14/9185773.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