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丽长沙我的家

来源:红网 作者:许家祥 编辑:化定兴 2020-09-28 14:36:31
时刻新闻
—分享—

1989年5月,我从济南军区机关调到长沙政干校当教员。临来时有点犹豫,因原单位办公条件及周边环境都不错,调到长沙是不是错误选择呢?后来想到自己是湖南人,到长沙就回家乡了,所以便从泉城济南来到了星城长沙。

来长沙后,目睹了这座城市的变化:一天天长大,一天天长高,越变越美,越来越吸人眼球。

刚到政干校驻地黄土岭时,周边环境一般。门口南北向的黄土岭正街是水泥路,双向四车道,街两边是米粉店、自行车修理店等,鲜有三层以上的楼房。从门口往西至江边的南湖路,路面高低不平,坑坑洼洼,路两边是又矮又旧的小门面。90年代后,长沙变化很快,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一条又一条宽阔的大马路纵横交错,昔日的城市边沿成了繁华地带。我们学校门口的黄土岭正街改造成芙蓉中路,双向八车道,路两边建了漂亮的绿化带,香樟、玉兰树四季常青,杜鹃花、紫薇花争奇斗艳。南湖路进行了扩建,路面铺沥青,路中间建绿化带,路两边的房子旧貌换新颜。

近年来地铁一号线、四号线陆续开通,在黄土岭设了换乘站,两条线“从我家门前过”,从一号线坐地铁到五一广场10分钟,从四号线坐地铁到火车南站17分钟。学校门口还有15条公交线路四通八达,出行非常便利。

我夫人和孩子是吃货,特别喜欢到长沙的“百年老店”享口福。双休日总张罗着出去买东西,其实买东西是假,过嘴瘾是真。我有时不想去,但一“投票”就是一比二,只好少数服从多数,陪着她们到火宫殿吃小吃、到玉楼东吃酱汁肘子、到杨裕兴吃面、到德园吃包子……吃得满头大汗,红光满面,幸福感爆棚。

1999年,我们政干校建起了几栋经济适用房,800多元一平方,我买了一栋120平方的,只花了9万多元。这个房价外地人“看不懂”,一些战友听说我买的房子不到10万元,觉得不可思议。可这是事实,长沙房价起步较低,1999年市场均价也就1000元左右一平方,小康之家都买得起中小型住宅。2005年后长沙房价涨幅较大,现在均价约10000元一平方,但与周边省会城市,比如武汉、南昌相比,长沙的房价还是低的。

我爱人是独生女,我在济南时她父母不同意她随军。我调到长沙后,又提出随军问题,并请岳父母退休后来长沙休息,她们很高兴地同意了。1994年退休后,她们将全部家当用一辆卡车拉到长沙,至今已在长沙生活了25年。尤其让我意外的是,2000年,岳父母没与我商量,就主动把她们的户口从衡阳迁到了长沙。外向型性格的岳母常以“长沙人”自居,逢年过节给她的老姐妹们打电话:“晓得吧?我在长沙呢,你一定要到我们长沙来,我陪你看看长沙新面貌。”

在长沙住久了,我没怎么觉得长沙好玩。可外地亲朋好友过来,都说“长沙是个好地方”。我家兄弟姐妹8人,大都住在衡阳老家。2008年,她们“组团”来长沙。我给她们安排了“长沙二日游”:第一天游岳麓山、橘子洲,晚上到田汉大剧院看节目;第二天游世界之窗、海底世界,晚上到杜甫江阁看橘子洲放焰火。她们大开眼界,十分高兴。第三天走时,我二姐的小外孙拉着外婆的衣服左右摇晃:“好外婆!大外婆!在长沙再玩一天吧”……

2016年7月,我们老连队的战友在长春聚会,商量下次聚会地点时,大家意见惊人一致——长沙。为满足战友们的心愿,2019年4月,我牵头在长沙承办了连队老战友聚会。接待了来自东三省和山东、江苏、四川等地的120多名战友,组织了“战友联谊大会”“长沙之旅文艺晚会”,安排了“长沙一日游”“韶山一日游”等 。聚会结束后,部分战友意犹未尽,又留下来玩了两天。战友们回去后,在连队微信群纷纷点赞:“长沙真美”“山水洲城亚克西”!

从1989至今,我来长沙30多年了。30多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回望这30多年,从济南调到长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最正确的选择,我不后悔。

我荣幸,我骄傲,我是长沙人。

来源:红网

作者:许家祥

编辑:化定兴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0/09/28/8437169.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